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給我巴掌臉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142" alt="瘦臉JPG.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2b71c60b.jpg" width="180" align="left" border="0" /></div>我再也不能忍受我的肉餅臉了。<br /><br />我其實是屬於那種,說要減肥會被人罵的體重。157公分,45公斤,還要減肥?這樣是肥在哪?<br /><br />肥在臉。對,就是臉。<br /><br />就算是肚子凹了,大腿細了,連胸部都洩氣了,那該死的腮幫和雙下巴,就是不肯稍微讓步,死死的守著陣地。<br /><br />我看著鏡子,越看越火大起來。裡面的那個女人啊,嘟著嘴生悶氣,簡直就是一隻如假包換的,鼓著頰囊的牛蛙。<br /><br />為什麼總是要胖在最不能遮掩的地方啊!<br /><br />我想起我的白頭髮,也是一夥的。喵公有少年白,但他的少年白集中在腦後。我呢,偏偏挑額角兩邊密密各長一撮,其他地方一根不生,分明就是哪兒顯眼往哪兒秀。<br /><br />我的臉不是沒有尖過,事實上,還尖了很多年。從我中學直到大三,體重沒有高過40公斤,剛上大學時還有過餓殍似的35公斤紀錄,望上去完全是淒苦難民一個。<br />
繼續閱讀
我再也不能忍受我的肉餅臉了。

我其實是屬於那種,說要減肥會被人罵的體重。157公分,45公斤,還要減肥?這樣是肥在哪?

肥在臉。對,就是臉。

就算是肚子凹了,大腿細了,連胸部都洩氣了,那該死的腮幫和雙下巴,就是不肯稍微讓步,死死的守著陣地。

我看著鏡子,越看越火大起來。裡面的那個女人啊,嘟著嘴生悶氣,簡直就是一隻如假包換的,鼓著頰囊的牛蛙。

為什麼總是要胖在最不能遮掩的地方啊!

我想起我的白頭髮,也是一夥的。喵公有少年白,但他的少年白集中在腦後。我呢,偏偏挑額角兩邊密密各長一撮,其他地方一根不生,分明就是哪兒顯眼往哪兒秀。

我的臉不是沒有尖過,事實上,還尖了很多年。從我中學直到大三,體重沒有高過40公斤,剛上大學時還有過餓殍似的35公斤紀錄,望上去完全是淒苦難民一個。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說謊

<div class="pict"><br /><img class="pict" height="289" alt="木偶JPG.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385cf5bb.jpg" width="241" align="right" border="0" /></div>我不喜歡說謊這件事,不管動機,無論程度。雖然不至於因為謊話否定開口的人,但潔癖是在的,而且比別人多那麼一點兒。

那種不喜歡並不到深惡痛絕的地步,也許應該這麼說:我也瞭解說謊就像灰塵,除非刻意關在無塵室裡,否則行走人世,那是一種常態。但明白只是明白,要和光同塵,對我仍是困難的。

繼續閱讀
我不喜歡說謊這件事,不管動機,無論程度。雖然不至於因為謊話否定開口的人,但潔癖是在的,而且比別人多那麼一點兒。 那種不喜歡並不到深惡痛絕的地步,也許應該這麼說:我也瞭解說謊就像灰塵,除非刻意關在無塵室裡,否則行走人世,那是一種常態。但明白只是明白,要和光同塵,對我仍是困難的。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報喪的記者,嗜血的媒體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alt="RANDIMG8.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c1e50f0e.jpg" align="left" border="0" />最近一直考慮寫些東西,關於媒體的。因為很多東西是在國外才開始受不了,以前從來也不覺得那有什麼,只緣身在此山中。<br /><br />但拖著拖著,又不想寫了。覺得畢竟,在網路上能看到的也就那幾台,也許我並沒有看見全貌。<br /><br />喵公說,你這根本不需要用什麼力氣嘛!把你平常看網路影音新聞罵給我聽的那些記錄記錄,就一大堆了。這是事實,如果天天都記下來,新聞台絕對不虞斷炊。<br /><br />直到今天看到柯受良新聞,東森記者的偉大表現之後,我才突然發現,原來我也有罵不出話的一天。<br /><br /></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家族臉譜】大宅院裡的女人們(終)

<font color="#000000">據我爹描述,在民國三十年左右的老家,一般中年女性的裝扮,都是把頭髮挽成攥子(類似髻,但是稍長些),以藍布或黑布包頭防灰塵,上身穿襖,下身是寬大的褲子,但小腿以下終年紮著腿帶,頗似早年打綁腿的軍人。這樣的敘述和我原來的印象有相當大的差距,因為從前看過的清末民初老照片,女性幾乎都是一色精緻的繡花裙,甚至張愛玲《對照記》中祖母的照片也是如此。後來才想到,能留下當時照片的女子,若不是官宦之家與丈夫合影的官夫人,便是搶時髦攝小影贈恩客的妓女,另一個極端則是外國攝影師新奇眼光下所拍的孤苦乞丐或女囚。中產階級願意花大錢拍洋玩意的少之又少,更別說婦女拋頭露面上鏡頭,對老一輩的人來說有多離經叛道了。<br /><br />前面說了這麼多家庭內部的情況,感覺好像女子真的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輩子的生命都在寨門裡度過。其實並不。像是當年老家在微山湖邊有塊湖田,退潮季節種小麥,每到麥子成熟,必定由曾奶奶領著管家和長工們前去指揮收割。這是掌家奶奶專屬的工作,媳婦是不能去的。似乎在掌家之後,女性便不那麼被視為女性,擁有了小部分與男性平起平坐,甚至指揮的權力。當然這個權力,對於永遠身在家庭頂層的男性而言是微不足道的,而且絕對在不影響男性權威的範圍之內。男性依然是家庭憲法。<br /></font>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大宅院裡的女人們(二)

當天早上送過鞋,中午,新娘子就要下廚了。這第一回可是非比尋常,上上下下不知多少人等著瞧這位初入門的新媳婦有些什麼灶頭功夫。做得好了,不過點點頭當作是本分,要是做得差,『不知道她娘家是怎麼教女兒的』『笨...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大宅院裡的女人們(一)

那個時代裡,絕大多數的女子是安靜,勤奮,順從,而形象模糊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嚴格地控制著她們,和整個社會。當然這是以現在眼光看當時,以今非古,未必就能為當時女子接受。對她們而言,世界本來就是這樣,一...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阿公(終)

雖然我是阿公回家的理由,可是印象中,阿公並未特別疼愛我。或者是,就像他講的,那是因為不要讓別人譏笑他,重點仍在自己身上。阿公始終為了「不要被人看不起」拼命掙扎著,幼年的自卑,跟了他一輩子。阿公對子女,...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阿公(二)

年輕時的阿公,是不待在房間裡的。很長一段時間,他連家都不待。阿公原是獨子,母親生他,尚未斷臍,就過身了。也許是因為傷心,阿祖把這個兒子交給哥哥,自己遠走高雄,後來再娶了一位台南白河來的阿太,也生了叔公...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阿公(一)

從記憶中翻出屬於阿公的部分,立刻從鼻腔深處浮上一股龍角散的氣味。阿公的房間,在大灶腳旁邊。小孩子每次去外婆家,自然絕不會放過隨時有好東西吃的大灶腳,可是那近在咫尺的房間卻是個奇特的禁地。阿媽的確叮嚀過...
繼續閱讀

【家族臉譜】土匪的那一顆子彈—曾爺爺

光緒末年,曾爺爺已經在沛縣承繼了三四代的家業。在這之前,先祖來自更南方的碭山縣。他們帶來了出名的碭山梨,李樓祖宅周圍一華里內遍植梨樹,蓊蓊鬱鬱望不著屋樓。當時只要說「大梨核子」,指的就是李樓魏家。<br /><br />曾爺爺並不是那孑然一身離故鄉,徒手打天下的人。他是個監生,得過功名。他手裡建成的祖房屋脊上榮耀地蹲著秀才才能擺放的獸頭,堂樓下的大衣櫃裡收著朝廷賜下的朝服和紅纓帽。清帝國破敗,衣帽依然簇新,小孫兒翻出來穿戴著玩,還被打了一頓。然而除此之外,也不會有更大的罪名了。御賜衣帽的天子已無殺頭的權力,小孫兒挨揍,只是因為調皮。<br /><br />曾爺爺並沒有繼續往功名的路上走。承祧掌家,本就順理成章,他也就這麼自然而然的接了下來。<br /><br /><!--END新聞內文 -->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