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是不准說話 — 《少女奧薩瑪》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447" alt="osamasmall.jpg"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m/miaochyi/255a7cef.jpg" width="300" align="right" border="0" /></div>前幾天終於看完《少女奧薩瑪》這部片,雖然它得了去年金球獎的最佳外語片,但很丟臉的,在正式看這部片之前我並不知道它有什麼豐功偉業。<p>看完之後,說實話,我的感覺,和一般影評有相當大的落差。</p><p>這是一部描寫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女人遭受重重箝制的悲慘故事。12歲的小女孩,因為父親在內戰中戰死,母親與奶奶受制於「女人不可拋頭露面」的禁令無以維生,只好扮成男孩出外工作,最後被拆穿,終究無法逃脫囚禁婦女身心的宗教監牢,湮沒在同樣無聲的阿富汗婦女之中。</p><p>這樣的電影,要拍,很難拍得太爛,因為主題本身就夠討好,夠深沈,夠觸動人心。</p><p>但我在看不到四分之一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自己強烈的抗拒,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不是來自婦女的示威,不是因為可預見的悲劇,而是,我覺得導演在灌我東西。</p><p>他抓住每一個機會,附在我耳邊大喊:「看到這些婦女的慘況沒有?這都是因為塔利班!」他甚至不是悄悄的說。</p><p>塔利班是萬惡的,塔利班是魔鬼,塔利班沒有人性,塔利班是一切悲劇的源頭。只要塔利班垮台,婦女就得救了。</p><p>我不對塔利班的好壞置評,但事情是否真的這麼簡單?</p><p />
繼續閱讀
前幾天終於看完《少女奧薩瑪》這部片,雖然它得了去年金球獎的最佳外語片,但很丟臉的,在正式看這部片之前我並不知道它有什麼豐功偉業。

看完之後,說實話,我的感覺,和一般影評有相當大的落差。

這是一部描寫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女人遭受重重箝制的悲慘故事。12歲的小女孩,因為父親在內戰中戰死,母親與奶奶受制於「女人不可拋頭露面」的禁令無以維生,只好扮成男孩出外工作,最後被拆穿,終究無法逃脫囚禁婦女身心的宗教監牢,湮沒在同樣無聲的阿富汗婦女之中。

這樣的電影,要拍,很難拍得太爛,因為主題本身就夠討好,夠深沈,夠觸動人心。

但我在看不到四分之一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自己強烈的抗拒,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不是來自婦女的示威,不是因為可預見的悲劇,而是,我覺得導演在灌我東西。

他抓住每一個機會,附在我耳邊大喊:「看到這些婦女的慘況沒有?這都是因為塔利班!」他甚至不是悄悄的說。

塔利班是萬惡的,塔利班是魔鬼,塔利班沒有人性,塔利班是一切悲劇的源頭。只要塔利班垮台,婦女就得救了。

我不對塔利班的好壞置評,但事情是否真的這麼簡單?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Oh!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300" alt="IMG_0639.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2892d1d3.jpg" width="400" align="center" border="0" /><br />雖然這個電鍋來我家時已經不新了,我們還是一直覺得它很可愛,因為在飯煮好的時候它除了嗶嗶叫,還會在面板上顯示一個「Oh!」<p />雖然不知道「Oh」這聲驚嘆和煮飯有什麼關係,還是覺得電鍋因此擬人化,好像每次都被自己煮好飯跳起來的那一刻嚇著了似的,頗有趣味。所以「喔!」也成了我們家「飯煮好了」的代稱,「你去看看飯『喔』了沒?」「早就『喔』了啦!」這樣的句子用得理所當然,如此這般過了兩年。<p />直到有一天,我不知怎地盯著面板發呆,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不對勁。<p />那上面顯示「3h」,我知道這是保溫了三小時的意思。<p />電光石火間,我突然對自己兩年來從未把3h和「喔」聯想在一起訝異不已,更訝異的是另一個人也毫無所覺。我對在書房的喵公大喊:「天哪那個不是『喔』!不是『喔』啦!」喵公說:「什麼『喔』?」「電鍋那個『喔』。」「不然?」<p />「那個是『零小時』!我們兩個白癡…。」<p /><p /></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果真「不過是具屍體」?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213" alt="big.gif"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3c8919b1.gif" width="150" align="right" border="0" />對於身後事,我一直想得很簡單。中學時期,希望燒了,葬禮上不要敲鑼念經就好。大學之後,還是希望燒了,有地方存便存,沒地方存,就找棵樹給它加肥料。<p>後來為憂鬱症所苦,便希望能把身體捐了做研究。這個想法一直持續著,我器官捐贈,大體捐贈同意書都簽了好幾年,看了這本書,反倒動搖起來。</p><p>書裡介紹的許多屍體用途,除了曝屍荒野以研究屍體在不同狀況下的腐爛程度這一項是我之前沒想到過的,此外,不管是泡在醫學院的池子裡等著千刀萬剮,給整型醫師練割雙眼皮,綁在車裡做撞擊測試,讓子彈打成蜂窩以研發高效武器和反制的防彈衣,都不算是我不能接受的東西。</p><p>對我蛻下的人形來說,切刺戳撞無所謂尊嚴不尊嚴,就算有愛玩的學生拿著我的器官胡來(我弟說他們上大體課的時候就有人把腎臟拋來拋去當球接)於我也無損。那只是我使用過了的廢料,我並不在那裡面。</p><p /></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四月雪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316" alt="IMG_0238.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195cc778.jpg" width="420" align="center" border="0" />「你喜歡這個國家嗎?」 <br /><p />去年年初,為了辦楓葉卡去樓下的照相館拍大頭照,胖胖的老闆娘一邊調相機,一邊問。 <br /><p />我笑笑,說:「不錯啊。安靜,和平,人也好。」 <br /><p />看起來是南歐裔的老闆娘滔滔不絕起來: <br /><p />「你說得是啊,一切都好,可是你不覺得這個國家冬天真的太長了嗎?真是要命啊,整整半年的冬天啊,不是冰就是雪,只能待在室內。我來這裡這麼久了,唯一不能喜歡的就是冬天,人都悶壞了,真是要命啊…。」 <br /><p />看來她還是對故鄉的南歐陽光念念不忘。 <br /></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你所相信的和我所相信的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360" alt="meeting.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32044a7f.jpg" width="273" align="left" border="0"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 mso-ascii-font-family: ">回了一個留言,回完,一度覺得很無謂。真是何必,這種幾近信仰的衝撞,原本就是不可能撞出交集的。但想想,回應也並不為了改變什麼,不過各抒己見而已,回了便回了罷。<br /><br />在信仰這點上,我的信仰是:一旦什麼事情已經成為某個人的信仰,便不可質疑也無須質疑了。質疑只能激發捍衛,和更為堅定的信仰。<br /><br />前幾天讀完的蘇珊桑塔格《旁觀他人之痛苦》,對於「事實」「證據」進入觀者眼中,腦中,產生認知,到相信,認同,當中有太多足以偏離事實的因素,卻依舊讓人深信不疑。比如說這一段:<br /></span></p></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國王有對驢耳朵

我有時候表現得太溫和了,其實我不是這樣的人。看到許多人可以真真正正,把新聞台當成抒發心事的地方,我就羨慕。那樣的鋒利不留情,乾淨俐落,背後有多大的自信。他們,高高的站在那裡,讓人無法不仰望。而我的溫和...
繼續閱讀

俗氣的悲傷

因為買了一個Webcam,這幾天幫貓咪和自己拍了幾張照片之後,便興興頭頭的把照片掛在MSN上。<br /><br />一個有段時間沒聯繫的老朋友出現了。看了照片,打來一句話:「眼皮怎麼那麼腫?」<br /><br />照片是睡前拍的,的確精神好不到哪去,但事實上,跟我精神飽滿的時候也相差不多。<br /><br />「可能是老了吧。」我盡可能不當一回事似的回答,可是順手抄起鏡子左看右看,心裡實在沒辦法不當一回事。<br /><br />說什麼氣質智慧,這一瞬間都煙消雲散。我不斷的想抓回那些昏黃古老的催眠——美麗是膚淺的,重要的是頭腦和自信,青春會消逝,智慧永長存,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可是面對年華老去,這些話只是虛軟無力的安慰,根本進不去心裡。這一刻,沮喪的我只是個俗氣的女人,我願意用所有的內涵去換掉我下垂的眼袋。<br /><br />「真的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救嗎?」我真不敢相信我會問出這句話。<br />
繼續閱讀

戀戀超市

我和喵公的戀愛,一開始就很柴米油鹽。因為我們都喜歡逛超市。並不是喵公不喜歡去一些戀人例行的場合,如電影院,故做浪漫的咖啡店,月光下的河濱公園或半夜山上看星星之類,他其實對這些還不排斥,問題在我。尤其我...
繼續閱讀

香水(下)

在五月收到這份大禮之前,為了尋找玫瑰,只要產品成分中寫著「玫瑰」,不管是真是假我都盡可能去試聞,像是很多人都說不錯的瑰柏翠愛芙蓉,芙蓓森茶玫瑰,或是紀梵希的Very Irresistible,Stel...
繼續閱讀

香水(上)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218" alt="bottles.jpg" hspace="5" src="http://blog.roodo.com/miaochyi/0ed8c52a.jpg" width="350" align="left" border="0" /><font color="#000000">氣味是有記憶的,這我一直不懷疑,香水尤其是一種濃縮的記憶。<br /><br />我自己直到出社會之後才開始正式用香水,在很多姊妹朋友當中算是晚的。在此之前,香水是很「媽媽」的一種東西,除了學生沒事擦什麼香水的禁令之外,多半也是因為我媽的用法很難讓我有細緻美麗的聯想的緣故。<br /><br />我媽很長一段時間用的都是明星花露水,洗過澡,像是身體化妝水似的全身拍,那香味真是簡單直接。在我童年的感覺裡,它一直不算是「香水」,而是等同於香皂洗髮精,是一種「香香的家庭用品」。所以我也真這樣用了,拿了一瓶剛開封的明星花露水擦房間,牆壁,床板,書桌擦完用掉三分之一瓶,差點沒把人嗆死。<br /></font></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