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要提孩子

不是身在其中,很難想像這個媽媽世界的樣子。以前我想法很直接,也很理想化。總覺得,如果一個女人,高中起就是文藝少女,大學開始浸淫女性主義,出社會之後在職場上衝殺,身姿俐落精明簡鍊,腦子維持高度運轉,對所有議題都保有最佳的敏感度和邏輯,這樣的一個人,就算是結婚生子,再怎麼樣,絕不會瞬間退化,因為那鍛鍊過的腦子,是在的。

妳可能時間少了,連睡覺都奢侈了,可能很慘,壓力很大。如果妳苦著臉,我會抱抱妳,安慰妳,也許還可以帶妳一起出門去喝杯咖啡逛逛書店,離開那個小惡魔一下午。

但眼前這個女人不對勁了,鍛鍊過的腦子,沒了。坐在咖啡店裡,一講孩子就收不住嘴。過去的那些深度思考,論辯,批評,史觀,磚頭書,音樂會,全部被吃掉,連瞥一眼就見人心思的敏感度都不見了,只會在朋友善意的應和下,毫無所覺的絮叨著孩子昨天又摔跤磕了頭居然不哭還呵呵笑了真是好白癡你說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也許你注意到,前面我用了「退化」兩個字,當時我真的覺得那是一種退化。我甚至很惡毒的想,念了那麼多的書,對自己做了那麼多年的鞭策和腦力激盪,如果到頭來還是只會一開口就是我的寶寶呵呵呵,書早早不念也罷,省下來的書錢還可以給妳的呵呵呵多買幾包紙尿布。

而現在,位置換了。我想我無需為當初的無知說對不起,因為我正在遭報應。

我並不覺得成天餵奶換尿布有什麼道在屎溺的高深哲理。腦子之所以裝不下別的,在我來說很單純,我根本沒精力裝了。

我只是被推著走,迫於無奈。如果想停止耳朵裡令人抓狂的哭聲,就得讓他覺得舒舒服服。這「舒舒服服」至少代表了永不短缺的食物(所以我必須三到四小時擠一次奶,每次歷時一小時;三小時餵一次,連拍嗝直坐每次歷時四十分鐘),乾爽清潔的屁股(所以我必須兩小時換一次尿布,不用濕紙巾而用溫水以免刺激皮膚長疹子),乾淨的衣服和環境,和二十四小時隨時應召的擁抱安撫。在尖銳的嚎叫聲裡我毫無選擇餘地,只能想盡辦法滿足他,無力抗命。

於是所有的時間都被這個沒有行為能力,唯一能力就是指揮你的小小人類佔滿。當我整個人只想著餵完這一場大概有機會瞇個兩小時,還要我到書裡鑽那些思想邏輯風花雪月,我會叫你去吃屎。

我突然懂得了為什麼媽媽們一開口只有小孩,生活裡塞滿了什麼,當然就只能講什麼。

這還是只是沒時間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媽媽根本就是在和孩子戀愛,哪個戀愛中的人不講愛人的?可是話說回來,又有哪個人喜歡聽別人成天講愛人的?

的確,沒心思沒時間接觸孩子之外的東西不是我的錯,心心念念的東西想在嘴皮上磨也自然不過。但沒眼色,看不見別人的厭惡,那就是我的問題了。

我決定盡力克制,雖然這個「克制」的決定,偶而還是會動搖。我也會想講自己不到滿月就痛得無法施力的手腕,講噗噗大戰,講孩子的臉一個月內從圓形變正方形又變成梯形,講我們為了讓孩子不哭搞出來的各種發明。衝動一來,會覺得,既然這就是我的真實生活,為什麼要克制?同樣過日子,沒有唸書工作能講而養孩子不能講的道理啊。但當我準備好「不克制」的時候,當初那個厭惡媽媽經的我就會跳出來,說,站到另一邊去吧,將心比心,這些眼睛裡只看得見孩子的無聊夢囈,你想聽嗎?你不覺得煩嗎?真的不講會死嗎?

我煩,真的煩,我會收口,不講不會死,謝謝你。

喵公同事Tom已經有一個讀幼稚園的兒子,我還挺著肚子的時候,喵公曾經和他聊到當爸爸後的注意事項,Tom當時第一個忠告便是「不要秀你皮夾裡的照片,沒有人會想看的。」看來也是自身忘形太多次之後的經驗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