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肚子隨手記


他們說這是缺鈣,所以我得補充。早餐麵包裡夾起司片,點心沙拉裡撒起司碎,零食是一整桶的各式堅果,不時還得大匙大匙地吃優格。

因為一個「得」字,食物的美味削弱百分之八十,只剩目的。




讀簡媜《紅嬰仔》,說她在生產時痛到幾乎失去意識,昏暈中卻仍然抓住老公說:「萬一出了什麼事,你要記得:我愛你!」

這話真是夠浪漫,夠好用,也夠心機,要是我真記得講出來喵公大概會感動幾十年,只是我想到了那時我的嘴大概沒空說這些話,只會想咬人。




總是忍不住用胎動去勾勒肚裡這位小先生的習性,占卜似的用各種東西去揣摩上意。

椰奶椰汁,台式肉燥,是嗅到就會興奮大踢的兩樣東西。強度再減一級,是Palestrina的彌撒,各種合唱音樂,水果和生菜,以及從外頭回家。對莫札特蕭邦沒有特別反應,韓德爾和巴哈還可以。聽伍佰搖滾會跟拍子,但僅限一首歌長度,兩首以上便嫌累。

被餓著的時候很沒耐性,越餓越踢。不喜歡韓國菜和速食,吃了生悶氣。討厭醫生,有點怕爸爸。




我和喵公都缺乏一種特質,所謂「積極向上」的特質。「積極向上」是個比較正面的說法,對我們而言,那比較接近「汲汲營營」。

於是我們有點擔心,萬一孩子自小就學得閒閒散散,以為世界本如此,待出得門發現原來爸媽才是怪胎,不知道會不會整個人打結?

但那種「熱切地在每個點用力地鼓勵引導孩子全方位開發學習」的教法我光聽都窒息,那樣有目的性的熱切,對我而言實在市儈功利到無法忍受。算了,將來打結便打結吧,也是他的命。




我對於喵寶會長得像誰這件事一直是很絕望的。

喵公家的雄性基因有著難以擊敗的強大遺傳力,只要見過一次他家人便印象深刻。從喵公的爺爺,爸爸,到他,那個塑臉的模子根本幾十年來沒換過,身材,走路姿態,甚至是細軟的頭髮,沒有一個遺漏掉。

有次偶然看到喵公和他弟弟走在一起,我在後面,看前面兩個男子完全一致的身型步伐簡直像卡通片一樣突梯滑稽,明明是差了六歲的兩個人。

照超音波時那位東歐女士不經意一句:「看,這是寶寶的腿,他的腿很長呢。」我心裡便一跳。很長?那不是我的腿,不是我的腿…。

由小見大,要在喵寶身上找到我的成分,只怕是難了。




大概每個孕婦都會問先生:「假如我生孩子生死了,你會怎麼辦?」即使醫學發展早已不是生輸四塊板的古早年代。

喵公:「在現代,機率很低吧。」

我:「還是有醫生也不能掌握的因素啊,像羊水栓塞。」

喵公:「(平淡)那我就養小孩啊。」

我:「看起來一點也不擔心。」

喵公:「(平淡)還是會啦。」

我:「看不出來。」

喵公:「(好奇)真的看不出來喔?」

雖然都認識你十幾年,個性也熟到底了,你就應老婆心思演個瓊瑤戲是會怎樣…。




(補記。有人讀了這一段,便很配合然而很不熟練地在老婆面前演起來:

「不,不可能。你不會的,不會的!」一面雙手扯頭髮,搖頭晃腦。

「欸,先生你演得很差好嗎?不必這麼用力,看我示範。」

我伸出一隻食指,放在他嘴上,裝出萬分心疼的表情:

「小傻瓜,我不准你這樣詛咒自己。你要怎麼了,這世間便無可留戀,你要相信我,你不在,我絕不獨活!」

喵公再拜:「看來你以前真的看很多…。」)




圖片是24週做50克耐糖測試留下的空瓶。橘子口味,微發泡,非常像芬達汽水,從冰箱裡拿出來涼涼的,還挺好喝的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