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次產檢

負責掛號帶位的小姐不知道是不是還記得我們,一開始很順的要把我們帶到一間沒有檢查台的問診間,以前單純看月經問題都在那兒,走了幾步,她一瞄手上的資料,說:「噢,懷孕…。」「那我們得做一些不一樣的了。」然後她給我一個瓶子:「去尿尿。」

接下來,驗尿糖,量血壓,量體重。我血壓比懷孕前高得多,以前連110都很少量到,這回一量就是123/77。體重的話,在家裡量淨重是90磅整整,這裡連衣服帶鞋子竟然有96磅,害喵公哀哀叫。他一直以為自己體重還在可容忍範圍內,沒想到家裡的磅秤誤差竟然這麼大,接下來得換磅秤了。

雖然多了六磅出來,醫生還是搖頭:「體重太輕,接下來,你每週要增加一磅。」

我忍不住「啊」了一聲。

喵公說:「她不繼續瘦就很好了,要胖嘛…。」

我問:「那我整個孕期要增加多少?」聽說孕婦原本的體重不同,該增加的重量也不同。

「至少30磅。」

我想我下巴一定掉下來了,因為醫生笑出來,說:「一輩子沒這麼胖過喔?」

然後醫生要我躺下,用床邊的一個小儀器聽胎兒心跳。這次聽起來比上回清楚多了,明顯是怦怦聲,速度還是很快。

因為我高齡,必須做唐氏症篩檢,醫生單子開出來,我們就開始跑流程了。先約超音波,檢查,然後去抽血,再回來約下次時間。說起來很輕鬆,那天整個跑完做完也花了四個多小時。

超音波還是很讓人吃驚,驚異度不下於上回第一次看到心跳。

胎兒已經手腳都長全了,看起來也沒有多一指或少一指。本來以為他就是這麼躺在那兒而已,就在我和喵公盯著螢幕看的時候,他居然手腳揮舞起來,動作還很大。

看起來是東歐裔的超音波女士盡責地解說:「小寶寶現在在動…」(我們都看見了…)。

然後就看到他吃手指,踢腳,還用手抓住自己的腳掌玩。

當一個胎兒真的很無聊啊。

喵公看著螢幕上大大的影像,問超音波女士:「所以他現在多大?」

超音波女士從胎兒頭頂拉了一條直線到屁股:「頭臀徑,六公分多。」

喵公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六公分距離,不可置信:「就這樣而已?」

螢幕上那個六公分的傢伙還是玩得很起勁(可憐的無聊小孩,腳有什麼好玩的啊?)(超音波女士繼續解說:「小寶寶現在正抓著自己的腳…」)。

檢查完,得超音波照片兩張。我覺得不清不楚的,遠不如螢幕上看,喵公倒是不覺得,沒多久就藏到自己的皮夾裡去了。

最讓我擔心的頸後透明帶檢查結果是2.0 mm,正常。雖說這項正常也不能完全保證沒有唐氏症和心臟疾病,至少是稍稍放了點心。

抽血,抽六管,大年初二還要再來抽,那才算是正式的唐氏症母血篩檢,看結果決定要不要羊膜穿刺。

***

我目前已經不吐了,乾嘔還有,也變少,取而代之的困擾是脹氣。

仍然沒有胃口,完全不覺得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吃的。這真是奇特。我會餓,好餓好餓,餓到抱住胃在床上蜷著也壓不住那種胃壁裡碾磨的感覺。可是都這種地步了,問我想吃什麼,答案一定是不知道,不想吃,完全違反人類本能。

那種不想吃的感覺並不是覺得噁心,而是,食物好像不是食物。他們還有香味,還有外型顏色,還有熱氣,還有甜鹹口味,但是對我都沒有意義,跟一本書或一張桌子沒兩樣,我一點都不覺得那是「可以吃」的東西。食物觸發人類食慾的那些特性,我全都感受不到了。

所以在餓得受不了的時候,我常常就是喝水,吃蘇打餅乾(最近進步了,可以吃土司夾蛋)。一邊吃心裡一邊想,快,不要餓,餓的感覺好難過,快解除。

吃的樂趣,吃的滿足,當然是稱不上了。加上脹氣,更是雪上加霜。

之前為了夜裡能稍微睡長一點,我總是盡量在上床前往胃裡塞東西,塞得越多,就越晚被飢餓叫醒。現在連白天醒著,多吃一小口,就要脹得坐臥不安,更別說夜裡。吃飽就躺下原本就是脹氣大忌,只是我一直都沒注意。

終於有一夜,我的胃脹到劇痛,嗝打不出來,感覺就像個不斷充氣快要爆破的氣球。我痛得在床上忍不住呻吟出聲,心裡反覆催眠:這不叫痛,根本不算痛,接下來生產的痛是這個痛的幾十倍,所以你現在呻吟很丟臉。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好吧,我知道我到時一定受不了,那我要RU486…(又來了)。

劇痛持續兩個小時才慢慢消退,才一退,強烈的飢餓感又冒出來。怎麼這麼難搞?

寧願餓,也不吃了。餓的感覺比痛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