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感冒

已經記不得上次發燒是幾年前了,可能是太久沒有發燒,這時只覺得刺激新奇,扁桃腺好像也沒那麼痛了。心跳變快,有點喘,皮膚痛,身體只是軟,並不難受。我無聊到五分鐘量一次溫度,看到數字創新高就興奮莫名。三十八,三十八點二,三十八點四,再來再來。

這麼玩溫度計玩到過午,喵公起床了。我說:「嗨。」

他瞇著睡眼揮揮手。

我回揮,很愉快的說:「我今天不能出門啦,我發燒。」昨天本來說好要去走路運動的。

「發燒?那現在感覺?」

「感覺你變好看了,鏡頭有柔焦。」

「柔焦…,你現在到底幾度?」

我又摸出溫度計量了一次:「不高,38度半。」

「嗯,有沒有吃藥?」

「沒有。聽說這樣病毒會自然燒死,給它燒。」一面說一面搜尋出一堆「發燒是人體自然的抵抗方式」的網頁證明我不是燒昏了頭胡說八道。

「隨便你。有沒有吃午飯?看起來很興奮啊?」我用力點頭。

我繼續享受高燒的昏暈,腦子裡一直繞著「以身為燔祭」五個字,也不知道這五個字從哪裡來的。背景音樂則是伍佰〈下港人在台北市〉,毫無道理的在耳朵裡反覆又反覆,切也切不掉。迷迷糊糊燒到晚上,溫度開始退,人也差不多軟了,只想往下趴。這時候我還是很高興,因為性子急的緣故,我一向偏愛這種一口氣發出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症狀,遠勝滴滴答答一拖一兩星期的頭痛鼻塞鼻水咳嗽。人燒趴了應該就是準備要恢復了,這次這感冒真是夠朋友,連一滴鼻水也沒有。

隔天繼續快樂微燒。下午喵公醒來,喊我過去:「我好像有點燙?」

手一摸,果然中標。症狀完全相同,就只是一味的燒,沒有別的不舒服,感覺是個很笨的病毒,拼命發燒結果把自己燒死,不懂得運用噴嚏咳嗽傳染換宿主,這樣也敢來病毒界混!

我家多事之秋,Bagle這兩天尿裡帶血,喵公即使正在發燒也得提著她去見預約好的獸醫。我留在家,不出門去見風,除了虛軟也沒別的不舒服,便開了這篇,準備把發燒的感覺記一記。打不到兩三段,鼻水居然流出來了。

唷?

我抽面紙,心裡想,果然該來的還是要來,那就來吧。

結果我寫到柔焦那兒便停頓,四五天沒有辦法繼續。這個被我嘲笑的笨病毒原來是個狠角色,第一天的燒只是禮貌性通知,接下來一天出現一個新症狀。我的鼻子半天左右就被我擤爛了,連面紙碰到鼻翼都痛,鼻腔裡刺激的麻癢一路往淚腺鑽上去,五分鐘不抽紙,鼻水就趴搭滴在桌上。

整夜睡不好,躺著鼻水倒流,側著便一邊塞死,閉著眼睛反覆抽面紙擤鼻水,隔天腫著眼醒來,刷牙刷刷喉頭發癢,一口泡沫差點噴出來。咳嗽,最難纏的來了,媽的!

從早上到中午,咳到噴淚,最早開始作怪的右邊扁桃腺已經痊癒,換成左邊劇痛,咳一聲扯一下,昨天出現的鼻水還在流,我一會咳一會噴嚏一會抽面紙吸鼻水還要分出手來按住喉頭免得咳嗽太疼,忙得不亦樂乎。

聽見喵公起床,我過去準備訴這一早上的苦,他坐在床上先開口:「我昨晚一直流鼻水。」

「所以,你現在就是我昨天的樣子?」他點點頭。

我指指自己:「那你明天就是這個樣子。」

他的「呸呸呸烏鴉嘴」沒有扭轉任何命運,隔天聽見他的氣管出現跟我一樣的深咳聲時,我跑過去伸手指著他,一面張著嘴無聲大笑。短短一天,我已經咳啞了。

於是那幾天,我吃我的解熱鎮痛劑,喵公喝他的熱桔茶,然後合力給Bagle餵藥,一屋子濃濃病氣中,唯一沒事的Dount一臉無聊,拼命吃新買的處方貓乾糧。

總計抽掉兩盒面紙(目前還在抽),在「不到最後關頭不吃藥」的堅持下還是喝了兩杯感冒沖劑四顆抗組織胺四顆止痛藥,雖然現在還沒有聲音,至少是緩慢恢復中。Bagle的症狀醫生看不出泌尿系統有什麼問題,觸診目視都健康得很,推測也是感冒(!),吃了三天抗生素尿色就正常了,現在正在乖乖的把整個療程的藥吃完。


本次感冒心得:

1.絕對不要太快嘲笑你的對手,尤其當對手是病毒的時候。

2.下廚是人人應具備的基本技能,無論男女。一個人趴下時至少還有另一個人可以爬進去弄出無毒可食的東西讓兩人活命。

3.即使一部公車上就有四五個和自己一樣的咳嗽聲也沒什麼好覺得親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