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照片日記】Danforth希臘食物節

出站走到Danforth街上,就開始吃了。

IMG_2655s.jpg
← 第一家吃的是巴西餐廳提供的窯烤,搬到室外來烤其實無所謂「窯」,就是炭火而已,但口感極好,外酥內嫩。架子上層左右邊的第一個是烤鳳梨,均勻的烤成淡褐黃,可惜我們買的那個烤肉捲餅裡沒有放,無法憑空想像它的味道。
IMG_2662s.jpg
← 這是捲餅咬開的樣子。陽光太烈,有點曝光過度,修片也調不回來。
IMG_2660s.jpg
← 第二家,西班牙海鮮飯paella,由Flamenco餐廳提供,兩個陽光帥哥嘻嘻哈哈賣得很快樂。雖然我沒有真的吃過paella,也知道這飯是為了迎合一般人口味改良過的,因為並不太鹹,米粒也並不生,就是普通軟軟的番紅花燉飯,香倒是香的。但是因為不那麼正統,反而很容易入口,真的讓我吃標準的西班牙paella我不見得受得了。
IMG_2665s.jpg
因為嚼得興味盎然,我在這第二家就莫名其妙的拿自己的肉配飯,下唇裡嚼出一個冒血的洞,當然,區區一個洞是擋不住我的。
接下來,仍然不是希臘菜。一個小哥在開生蠔,動作俐落,十分吸引目光。我走過去,又走回來,站在邊邊都可以聞到海水和生蠔味。喵公問:「有興趣?」

嗯,這。

我從來沒有吃過生蠔,嚴格來說,只要某種食材通常在台灣餐桌是煮熟了上,就別想要我生吃,何況我連貽貝都不吃。(好,講了兩次,以後大概所有人都記得我是貽貝拒絕往來戶了。)但是此刻,那些剛開殼,水亮亮的蠔肉,的確讓我很想一試。

「試過受不了,頂多這一輩子都不吃就是了。」抱著這個必死決心,我用力點點頭。

IMG_2671s.jpg
← 喵公去排隊,我抓起相機開始拍開蠔小哥,他對我笑笑,說:「只拍?不想試試?」我指了一下排隊的喵公,說:「正要試。」他繼續開殼,切斷蠔肉韌帶,然後把每個蠔放在鼻子下聞過,確定新鮮,才放到冰上去。那個聞的動作熟極而流,看起來又專業又帥,明明人長得只是普通而已。
IMG_2675s.jpg
← 這是喵公端來的生蠔,並不肥,左邊第一個是我大冒險的對象。蠔上有些紅紅的是Tabasco辣醬,碎屑是辣根末,有點哇殺米的味道。
我的蠔刻意沒有加辣醬,想知道原味。我端起殼,吸氣,連汁整個喝進去,然後,嚼嚼,再嚼嚼。

海水味,檸檬味,還有一個說不太出來的味道是吞下去之後才泛出來的。

喵公饒有興味的盯著我。

「以後還會吃?」「應該會。」

IMG_2676s.jpg
← 這是我們吃的第一攤也是最後一攤souvlaki,每年來怎麼吃都是souvlaki實在吃怕了,決定今年只應景,要把肚子讓給其他美食。souvlaki是希臘式烤肉串,用奧勒岡葉為主的希臘香料和橄欖油醃過,串起來烤,有雞肉和豬肉兩種。這攤烤得不錯,外層夠酥香,雞肉嫩,豬肉的比較韌,但豬肉串比雞有味。
IMG_2684s.jpg
← 再來是墨西哥taco。夾的是烤豬肉,洋蔥,蕃茄,混著不知道什麼醬汁,吃起來湯湯水水手忙腳亂,想起三毛寫中南美洲記行提到taco也說成是一條抹過各種湯汁再拿來吞下肚的小抹布,的確有這種感覺。綠綠的是酪梨醬。
接下來,我去畫手。

畫手是我的簡單說法,是給印度女子用指甲花染料「henna」在手上作彩繪,稱作「mehendi」,也叫做暫時性刺青,這裡多半以刺青「tattoo」招徠。攤子外掛著圖案,從富印度色彩的傳統圖樣到海豚,閃電,到醜得半死的歪斜還寫錯的簡體中文字都有。

就因為其他的攤子會弄這些亂來的東西,所以我去找一個印度小妹妹。那是一家印度雜貨店擺的攤,主要賣紀念品,並不是以彩繪為主。小妹妹坐在那裡,生意普通,可是我知道她只畫傳統的東西,前年給她畫過一次,念念不忘。

IMG_2692s.jpg
← 我坐著被畫,喵公拍照。henna裝在金屬尖管裡,有現成的膏狀物,也有整包的粉末可以自己調。把henna擠在皮膚上畫圖,粗細和均勻度都看力道控制,這個小妹妹畫的速度非常快,畫到這裡不過一分鐘,我拿簽字筆畫都沒這麼快。
IMG_2695s.jpg
← 她畫得非常專心,henna膏在皮膚上涼涼的。
一邊畫,我一邊問:

「你怎麼能畫得這麼快?」「常常畫就可以。」

「每個印度女人都會畫嗎?」「不,不是每個人都會,但很多人會。」

「我記得是新娘要畫,對嗎?」「對,新娘要畫。但是所有快樂的時候和節慶都可以畫。」

IMG_2777s.jpg
← 她給我五隻手指畫上不同風格的花紋,全手畫完大約十分鐘。畫好,先去他們店裡吹電風扇五分鐘,免得太濕了容易沾糊掉。略乾之後就可以走了,大約一小時之後會乾透剝落,顏色便染在皮膚上,可以撐至少一個禮拜。這張是完全剝落之後在家照的。
IMG_2743s.jpg
← 畫完手繼續吃。這是gyros,可以說是希臘式沙威瑪,烤肉的旋轉機器和烤好削肉片下來的樣子都跟沙威瑪沒有兩樣,但是gyros是混肉,牛羊雞豬都可以混,不像中東沙威瑪一大串上面只有一種肉。據喵公店裡希臘師傅說,希臘食物,gyros算是蠻有代表性的,應當一試。我看過的某個介紹希臘食物的網站甚至將gyros視為希臘精神所在。

Gyros抹的是酸奶油,可是我吃不出為什麼它特別代表希臘精神,跟pita捲souvlaki沒有什麼不一樣嘛。

IMG_2745s.jpg
← 經過烤一整大台的souvlaki,煙霧瀰漫。
IMG_2751s.jpg
← 希臘甜點,用一層一層沾蜜糖的油酥皮做的,中間綠綠的是壓碎的開心果。以前吃過他們的糖絲甜點被甜到之後,完全沒有勇氣嘗試。沒有買,又湊近拍人家的東西,結果被念了,叫我鏡頭不要離食物太近,結果還因為陰影反差太大沒拍好,覺得很幹。
IMG_2758s.jpg
← 印度炸蔬菜,叫做Pakora,提供的餐廳叫Sher-e-punjab。吃起來像是炸各種混合香料,比較吃得出來的只有洋蔥。拍這張照片的時候老闆一直盯著我剛畫好mehendi的手看,我按完快門把手掌秀給他看,老闆用非常驕傲自家文化的表情回了我一個大拇指。
IMG_2762s.jpg
← 大型的串烤,同樣是烤好切小塊夾在pita餅裡吃。看起來很誘人,可是我們實在飽了。
IMG_2768s.jpg
← 背光所以不是很清楚,但是也可以看出那天的人潮,和遠方瀰漫的烤肉煙。當時氣溫至少在33度以上,是曬在背上會覺得滾燙的溫度。
IMG_2773s.jpg
← 最後一吃。這是義大利餐廳提供的Penne筆管麵白醬烤雞口味,每年食物節喵公都要光顧一次,就吃這麼一杯。
IMG_2770s.jpg
← 扮成五彩的小丑先生正在幫小妹妹畫臉,小妹妹很羞澀,旁邊圍了一圈坐在嬰兒車裡的小朋友看得目不轉睛,可惜媽媽們都在,不好意思拍。
那天的活動一直持續到午夜十二點,雖然很想看看這條街在晚上變成夜市的樣子,但我從下午兩點走到快七點,整條封閉路段來回走了三趟實在累壞了,只能作罷。七點坐在路邊吃筆管麵的時候,湧進來的人潮完全沒有減少的趨勢。

去希臘食物節好像變成一種慣例,雖然每年都是那些東西,可是多倫多人總是熱情不減。就好像看到一個只有寥寥幾樣舊玩具的小孩,全心全意的在裡面快樂,單這樣,就很滿足。身在那種氣氛裡,其實是頗受感動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