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恭喜高中台大醫科

一個孩子說,他爸爸不肯讓今年應考的弟弟自己填志願,硬要代填。放榜了,錄取中醫醫學系公費,變成未來要強制服務的公費生全家吃驚,問他爸怎麼回事,他爸簡單回答:「我看錯了。」

一個已經畢業的師院生說,當年她爸媽不管她想念普通大學,硬逼著她填師院,認為女孩子當老師最好,飯碗有保障。如今,她是一個流浪教師,家裡天天冷嘲熱諷說她沒用,當年的逼迫卻絕口不提。

我不想再說那個中山女高榜首,一心想進酷愛的數學系,而校長表示會勸說她考慮台大醫科的故事了。

有人無奈的回應:「如果你的學費生活費還是父母給的,那就只好聽他們的,念他們想要的系吧。」

我知道國外的孩子多半這樣,大學,是自己存夠了錢去念的,否則也要靠貸款,或者拼獎學金。但是這個「金主說」,實在不能成為父母掌控一切的正當理由。

孩子是領父母薪水辦事的員工嗎?員工還不需要愛老闆孝順老闆呢。孩子對父母來說,究竟是什麼?

我很慶幸當年填志願一路中文填到底的時候,雖然不免有「怎麼不填一點法律或外文?」的質疑,卻沒有受到什麼責難,大概是我脾氣一直是公認的臭硬,決定的事沒人能改,所以也沒人來自討沒趣。不管我父母沒有用力干涉的理由是什麼,我都非常感謝他們當年的尊重。

直到現在,我沒有後悔過念中文,如果會,也是自己的決定,怨不得旁人。

那年,第一類組錄取率19%。我以為隨著社會的開放,個人主義盛行,不准打小孩的人本觀念當道,情況應該會越來越好。沒想到,錄取率89%了,我當年的自由,對許多孩子來說還是遙不可及。

「就算我報答他們吧,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再說了,也許我可以去旁聽。」看到這些話,我為這個溫和的孩子心酸。我能理解父母對於孩子未來衣食很實際的擔憂,擔憂到恨不得把孩子綁成傀儡只准自己操控,但我就是見不得一個聰明體人的孩子為了成就父母的快樂犧牲夢想,我知道我偏心。

父母耐不住夢想破滅的失望,孩子就耐得住?

「我是為你好」有時候是真的,絕大多數時候,是個屁。

我不願意去想像那個原來在各種符號數字中悠游,隨時可以在美麗的方程式裡發現小爆炸式的愉悅的女孩,乖順的聽從了校長和父母的意見,在無數個深夜裡死背著骨頭血管神經藥理的樣子。一位台大醫科的實習醫生說:「有時候,我看著我們這些不被當人用的銀蛋,永遠睡眠不足,k不完的書,寫不完的病歷,挨不完的罵,熬過去了,等待著我們的是不信任的病人,和不知道會從哪裡冒出來的官司…,我會想,當年那些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呢?我們的父母要我們跟隨社會價值念醫科,就是為了這些嗎?」

沒有人會回答他。他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考了個頂尖,於是除了台大醫科什麼都不能讀。想念物理?想念純數?你瘋了嗎?

你考得這麼好,所以你別無選擇。

也許又消失了一個高斯,也許還有兩三個愛因斯坦和黎曼,他們都在病房裡練抽血,護士偷偷跟被抽得大片瘀青的住院病人說:「你怕痛,下次抽血叫我吧,別給銀蛋抽。」

恭喜高中台大醫科。

恭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