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家地上有頭髮

我知道有些人是一點也不能忍受「地上有毛髮」這件事的,看見地上有毛髮未清,就要非常發自內心的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唉鵝—」,即使忍耐著吞下這一聲,也難以壓下胸腹中那股噁心感,這種情形又以對方是女生為最。

「哪有女孩子那麼髒的啦,地上有頭髮都不會清一下。」我不止一次在BBS看到這樣的抱怨,有些是對室友,有些是對手足姊妹,責備對方的同時,也反襯自己清潔勤勞。怪的是這個標準到了男生身上便顯然的突然放鬆,很少見到有人數落自己的兄弟不清頭髮的,也許是一開始就認定了臭男生是一種沒救的動物。

我實在沒有這種潔癖的家學淵源,不知道為什麼長在頭上的東西一旦落地,便立刻髒到無以復加,髒到連看見都像有細菌入眼,髒到一個人的人格都被攻擊,只因為地上有頭髮。

我總覺得,不管潔癖的人怎麼說自己也很被潔癖困擾,在言語中還是隱隱散發出一種「潔癖是高尚的」的氣味。出過家門的東西不可碰床,門把要噴過酒精才能握,自己的椅子朋友絕不能坐,當她們在描述不知情的朋友坐到不該坐的椅子,卻被自己的尖叫聲嚇得當下彈起時,除了當作笑談,感覺極少有抱歉。也許某些潔癖者會表示無奈,覺得「可是我就是不能忍受不然你要我怎麼辦?」更多的是類似「我媽就是這樣做,我奶奶也是這樣做,我家裡一向都是這樣做,女生本來就應該這樣做。」的理直氣壯。

這時候,我真的就氣弱了,好像「乾淨」本來就是個至高無上的標準,只能乾淨再乾淨,永無止境。就算執行過了頭,也比我這種不在意的人德行高貴。「地上為什麼不能有頭髮?」這種反問簡直虛得不能成句子,好像問了就是證明自己懶惰邋遢。

可是,那樣神經緊繃的盯著家裡哪裡有灰,哪裡有頭髮,真的不累嗎?

不說小時候怎麼在田裡打滾,就算是到了高中,拖著考了一天大小考的疲憊身體回到家,書包一丟,連制服都沒力氣脫就趴在床上睡死過去。我不能想像,那些覺得外出過的衣服書包都沾滿細菌骯髒的女孩子們,是怎麼樣在回家後就急著洗澡洗頭黏地上的毛髮,然後才能安心在想像的無菌室裡呼吸。而且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天不這麼做就要覺得自己髒入骨髓,碰過的床會長出綠黴人形。

我覺得那樣好可憐,當然對她們來說,像我這種不覺得地上的頭髮叫做髒的女生,也許才算「身在髒中不知髒」的可憐。







圖片是今天洗乾淨的廚房玻璃罐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