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麻經驗

看著喵公用打火機點大麻菸的時候我心臟怦怦跳,想,來了來了,我要試毒品咧,不曉得會是什麼感覺。那一刻其實害怕比興奮多得多,畢竟對於那些反毒的宣傳我吸收得很透徹,而且非醫療用途的大麻似乎還是算犯法。 喵公吸了一小口,表情怪怪,我接過來,淺淺吸一口,表情也怪怪。 沒有感覺嘛! 氣味是很特別,有點甜,又有點燒稻草的味道,可是真的沒感覺。我問喵公:「那要吸深一點?」 他當然不知道,接過去又稍微吸深了一口,還是搖頭。我接回來,深吸一口,突然感覺喉頭一陣帶涼意的麻癢竄上來,開始猛咳,咳得眼淚都出來了還是止不住。可是,就是這樣嗎? 我說我不敢試了,就這樣吧,我們去洗澡,不玩了。 洗澡洗到一半,我就發現,開始了,東西有距離感,水潑在身上也隔了一層,像是穿著雨衣,還有感覺,但很遲鈍。我對喵公說,完了,會不會等下走不出浴室,可是我一面說話一面就發現,明明我清醒得不得了,講那幾句話的感覺卻像是在講夢話,像是很睏很睏的時候,要撐住自己正常講話不要被發現在打瞌睡似的,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可是我又一點也不睏。 它發作得很快,不到五分鐘,我就覺得我連好好洗澡都要花力氣,我明明一點也不累,可是卻有一種動作一旦停下來,我就要進入深層睡眠的感覺。手臂外側一直有一陣一陣的酥麻感,上去又下來。 我覺得我拼命在加快洗澡動作,卻快不起來。嘴裡一直唸著:我應該去電腦前面把這種感覺記下來,天哪應該記下來……。 出浴室的時候我已經連站都覺得費力,問喵公,他卻在這時候還沒有感覺(他說的,其實我一直不相信)。 這時候看出去的空間有點一層一層的感覺,像是我這個沒有近視的人去戴了別人的近視眼鏡,測距不準。但是只要動一動,空間不對勁的感覺就會消失一點,停下來一會兒,一層一層的感覺就又像濃霧一樣湧上來。 我越來越不能動,四肢越來越軟。我覺得這種感覺十分不愉快,一時卻想不出為什麼。又過了一會兒,似曾相識的感覺越來越強,我突然電光石火的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大發病,強力鎮靜劑放倒!我想起來了! 大發病的記憶跟感覺剎那間完全重現,同樣的鮮明,同樣的恐怖。憂鬱症原來真的是病,真的是病,不是因為什麼心態改變了就不會憂鬱,這根本跟我吸那兩口大麻之前是兩個世界。我知道世界沒有變,是我的感覺變了,我現在的感覺被大麻控制,就像以前我被憂鬱症控制,不管一般人看到的世界都是白色,我看到的分明就是黑的,別人感覺不到恐怖,可是我感覺到的恐怖是真真實實的掐在脖子上,死纏著我。 我現在在的世界對別人來說是假的,但我的恐懼,是真的。 我痛哭出聲,喊喵公,喊抱我抱我求求你,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發病的日子,求求你求求你! 喵公這時其實也不行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開始不行的,因為我哭瘋了),過來把我抱到懷裡躺著,拍我的背,有一下沒一下。我皮膚的感覺比剛剛洗澡時更遲鈍了,拍背好像不是拍在我身上,很遙遠,可是又明知確實是,確實有。 隔著很多東西,很多層,很多層的厚厚的空間,我在裡面哭,保護跟陪伴的感覺進不來,雖然我知道有,但是無法感受,這又跟發病的時候是一樣的。 我怕,恐怖很巨大,在中心點只有我一個人,絕對的孤立無援。可是我越來越不能動了,眼皮也睜不開了,連哭的那個人都好像不是我了,因為我連眼淚流出來的感覺都鈍掉了。 他媽的誰跟我說看了桌子都會笑的!? 反正不知道哭到什麼時候,我好像睡著了,又好像分明沒睡,總之是沒有力氣哭,沒有力氣感覺自己,沒有力氣抬起指頭。眼睛閉著,空間在轉轉轉,倒真的不會想吐,這的確蠻奇怪的。 爬下床的時候,距離吸第一口大麻的時間大約12小時,恐怖感已經消失,可是空間感還沒有完全回來。一直到隔天晚上,超過24小時了,還是處在一段時間不動,一層層的空間就會湧上來的狀態。異常感覺完全消失則大約是兩整天之後的事。 這是最棒的反毒教育,這樣來過一次,打死我我也不會再去碰大麻這種鬼東西。 剩下的半根大麻還在冰箱裡,不知道拿它怎麼辦,現在是打算送給一個以前抽過的朋友,但她說她沒地方可抽,我大概也不會讓她在我家抽。除了不知道怎麼處理癱軟的女生之外,也再也不想聞到大麻的味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