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粽子吃了,但端午節是什麼時候?

阿媽雲林人,包的自然也是不先炒糯米,水煮的南部粽,固定餡料是赤肉,香菇,油蔥,蝦米,花生,外加一顆鵪鶉蛋。我其實不愛吃鵪鶉蛋,因為悶在糯米裡久煮了,蛋白皮皮韌韌的,但一個粽子裡只有一顆,感覺起來就顯得珍貴特別,變好吃了似的。那顆鵪鶉蛋在我心裡像是「阿媽的粽子」的標記,雖然直到長大才知道自己喜歡的其實是鹹蛋黃,自己包的時候決不能省,但鵪鶉蛋的情感地位卻是超乎口味喜好,無可動搖。 老爸江蘇人,對鹹粽子始終吃不慣,所以阿媽固定會包幾串豆沙粽送來。人的口味在幼年定型的力量如此巨大,幾十年來竟不能改變分毫。 高中以前沒有離開雲林,到了北上念大學,各地同學帶來媽媽的端午愛心,才知道粽子裡還可以包栗子,包魷魚,包蠔乾,包菜脯,還有從來沒聽過的客家粿粽。雖然都不難吃,某些餡料搭配甚至讓人眼睛一亮,畢竟吃起來心情還是像大冒險,而不是家常生活,我的口味也早在阿媽的粽子裡定了型。 說南部粽,從濁水溪跨到高屏溪,喵公的口味和我就有差距了。同樣是糯米不炒,水煮,但我對粽子上要灑花生粉這件事一直不習慣,雖然我承認那樣還真的蠻好吃的。 吃粽子,我一定要搭白蘿蔔膨皮湯(泡軟的炸豬皮,似乎我在虎尾之外還沒見過有人賣這湯)或是竹筍排骨湯,喵公則是一定要味噌湯(怎麼高雄人什麼都配味噌湯?)。吃飽喝足,來一顆當季的鶯歌桃或一串荔枝,不需要什麼香包雄黃就有端午的氣味,悶濕的,每年一定落雨的端午氣味,電視裡選手淋著雨划不完的龍舟,電視外無聊困倦的「明天又要考試但完全不想念」的學生,那樣的下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