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是抄書

柏拉圖沒有選擇那些更常見的例子,那些不恰當的或有悖法理的色慾狂情,來闡明理智與慾望的衝突,他似乎毫不質疑我們有這樣的嗜好 — 以眼饕餮別人的卑辱、痛苦及傷殘。 威廉‧黑茲利特(William Hazlitt)於他討論莎劇中的伊亞果(Iago)及舞台上的奸雄之魅力的論文中,問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總愛讀報上的可怕火災及兇殺案?」他答道:因為我們「喜愛禍事」,這份對暴戾的愛戀,他認為與惻隱之心一樣,都是人與生俱來的。 …人甚至對熟稔之人的痛苦也不一定會生出同感。儘管有這麼多偷窺的快感,還有那份心照不宣的滿足 — 這與無關,不是我生病,不是我面對死亡,不是我身陷烽火 — 但人們不願處身置地設想他人的磨難,即使是他很容易認同的人,這似乎很正常。 **** 為什麼那麼多人對倪夏新聞是看完罵,罵完又看? 我只是在抄書。謝謝蘇珊桑塔格,她不只是在講戰爭攝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