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所相信的和我所相信的

…在參戰者眼裡,死難者是誰無比重要。所有的照片都靜候被文字解釋或扭曲。在最近一輪的巴爾幹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及克羅埃西亞雙方竟用同一批照片 — 某個遭轟炸村落的童屍照片 — 各自進行宣傳講解。只要更改圖片說明,這些兒童照片就可一用再用。 死傷平民及炸毀房屋的影像可以加深對敵人的仇恨,例如2002年4月,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每小時重複播放的以色列摧毀葉寧難民營的錄影片段。對全世界許許多多收看半島電視台的觀眾來說,這個片段無疑充滿了煽動性,其中所訴說的以色列軍隊行徑,沒有一樣不是觀眾早已深信不疑的。反之,任何與己方的素有信念相違的圖片證據,都會遭到斥逐,視為在鏡頭前刻意喬張的假象。見到己方暴行的佐證圖片時,最典型的反應是說:圖片是捏造的,根本並無其事,那些屍首是對方用貨車從停屍間運來放到街上的;或是說:是的,確實有這些暴行,但那是對方做的,是他們自己人殺自己人。… 如果有影像為證,都無法衝破「不信者恆不信」的強大心防,區區文字又能撼動什麼? 你相信是這樣,你覺得是這樣,那麼,因為主體是「你」,這個認定便顛撲不破,無關事實。 除了相信不要妄想去動搖別人的相信之外,我唯一相信的,就是對任何事都要保持一定程度的不相信。 這張照片,正是蘇珊桑塔格書中舉例說明「觀看者的主觀意識如何影響接收的訊息」。這是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1936年在西班牙拍攝的,照片中一名懷抱嬰兒的憔悴婦女抬頭望天。這張照片常被引用來顯示某人驚懼的打量天空是否有轟炸機的蹤影,這婦人和周遭人物表情彷彿充滿焦慮不安,是描述西班牙內戰有名的照片。 事實上,這張照片攝於內戰爆發前四個月的一場露天政治集會,戰爭根本還沒有開始。 現在再看一次,她的表情,還像是焦慮不安嗎?還是更像是陽光射到她的眼睛才讓她瞇起眼? 我的認知,無關我認識哪一方,認同哪一方,都已經這麼輕易受影響,發佈者告訴我那是什麼,我就會相信那是什麼。何況這鏡頭後面還有個按快門的人,他為何獨取這個瞬間而捨棄其他?當初刊登散布的報刊編輯,又基於什麼原因選用了它?是因為報老闆,廣告大戶主導,還是政治利益考量? 當我在看到因為媒體報導而深信不疑,甚至可以為之生為之死的閱聽人,總是為這隱藏的龐大指揮力量感到悚然。要人產生媒體指定的觀點和情緒竟如此容易,只要控制好不想讓你看見的,設計好要讓你看見的,閱聽者簡直無法遁逃。 對控制者而言最棒的是,只要閱聽者把這些灌輸當成了信仰,未來無論如何手法粗糙漏洞百出,閱聽者自會挺身捍衛,粉飾你的漏洞,再無須親自動手。因為這時他捍衛的已經是自己的判斷力,沒有人會承認自己的判斷錯得離譜。 但也許,這些人是很快樂的。就像心中有上帝,有一個不懷疑的東西,而且又那麼恰巧的代表正義(沒有任何人會覺得自己認同的不是正義這一方吧?)。我這樣沒定見的事事懷疑,才叫苦了自己。 PS. 寫最後一段的時候不禁哼唱起無敵鐵金剛:「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有智慧,有膽量,越戰越堅強…」。果然是人人都愛的好歌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