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戀戀超市

後來對台北開始熟悉,我們的超市地圖也日漸擴大。天母方向的頂好,松青,家樂福,新光三越,高島屋等百貨公司地下層的日本超市,因應我半夜下班方便,24小時營業的惠陽超市,都是我們『談戀愛』的地方。『明天休假,去逛超市吧!』等同於一般戀人的『明天帶你去兜風』或是『明天去吃法國菜』,最興奮的事情則莫過於『我跟你說,我又發現了一家新的超市喔!』 這樣的戀愛談起來自然家常得不能再家常。雖然也得其所哉,但每每思及,仍不免十分俗氣的為了沒有『那種浪漫』小嘆一口氣。 某年暑假到香港,看見熟悉的頂好超市招牌如遇故人,急急奔去,才知道在香港它叫做『百佳』,內容也和台灣頂好大異其趣。『始終係維他奶』的牌子看在眼裡始終有文化隔閡,『牛根丸』和『不見天』更像是描寫牛郎的形容詞,越逛越讓人有異鄉之感,自然也不可能用過生活的心情看它。 沒有台灣超市,就像沒有家。我和喵公如今一飛飛到了真正的異鄉,自然忙不迭的先找家。多倫多有家國華,大概是台灣來的人們都知道的。裡面賣著正宗雲林大埤酸菜、台南肉燥、入烤箱十五分鐘就噴香酥脆的永和燒餅、海霸王的芒果青。我們不管如何吵架,從國華出來,幾乎沒有不笑瞇瞇的,偶而面容沮喪則是因為無法控制地花錢花得太多。 如果去國華的程度是沮喪,去大統華的程度就是崩潰。大統華這個大型超市在溫哥華立足多年,但在這兩年才在多倫多設分店,可以說是東西最齊全的了,台灣,中國,日本,韓國,東南亞的各種食物,以為絕不可能在多倫多相見的舊識都在那兒出現。幾乎是踏進去那一刻,就清楚知道荷包即將失血至死的命運。 家用已經入不敷出,可是我什麼都想買。 大統華我總是走不到一半,就開始情緒低落。不能花那麼多錢,可是超市還有一大半沒有走到,還有那麼多想要的東西——不行不行,不能要,不能買,開支軋不過來。可是,好不容易才來一趟,可是,那些東西讓人嘴好饞,可是可是。 超市走跳十幾年,這是最興奮的時候,也是最悲傷的時候。 我總是在接近蔬果區前兩排貨架左右情緒跌破臨界點,開始想要丟棄一切挑選的東西逃回家。強烈的物欲讓我在洶湧的罪惡感裡幾乎滅頂,撐著走完蔬果區,就得去超市外頭坐下,吞一顆鎮靜劑。 自己把自己扔進感受經濟壓力的地獄根本是白痴,可是那兒是遊子的天堂。 我在哪兒看見了飯團,草仔粿,各種台式麵包蛋糕,太陽餅,鳳梨酥。熟食區有各式滷味,有小魚乾炒花生,有吃齋的紅燒麵輪,雪菜百頁,涼拌干絲。冷凍櫃裡有桂冠火鍋餃,冷凍台灣蚵,台灣吳郭魚,高雄黑輪,台南虱目魚丸。調味料區有高雄岡山哈哈豆瓣醬,西螺壺底油,四五種不同牌子的甜辣醬,甚至還有寧記麻辣鍋店的蒜蓉辣椒。 這些都不算什麼,請得到台灣師傅,就做得出台灣東西來。密封的罐頭玻璃瓶,生鮮凍成硬梆梆的冰塊,只要願意運,就有辦法賣。但是當我看到新鮮翠綠的台灣小白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怕驚醒美夢似的低低驚叫一聲『啊——』。 那是我在這裡四年多,第一次看見的東西。自己種也沒有成功過的。 為了一把小白菜燉了一鍋紅燒牛肉瘋不瘋狂?我們就做了這樣的事。那盤牛肉燴飯,真是太正點了。 也只有在那裡,買得到新鮮豆皮,和匪夷所思的沙拉涼筍。相較之下,洋人超市真是平凡,令人覺得舒暢的大概只是乾淨整齊。華人在吃這方面,實在太有創新開發能力了,一旦環境達到洋人超市水準,便令人驚艷,那簡直是個吃的博物館。 我說的自然不是唐人街。唐人街的超市雖然掛名超市,卻比較接近菜市場,有時髒得無法落腳。洗菜水混著爛葉在地上踩得看不見地面顏色,冷凍蝦化冰的水答答答的滴,即使不在生鮮區,地板也會黏鞋底。貨架上有過期兩年的中國罐頭——這還好,因為誠實。很多中國罐頭會印貼紙改製造日期的——,和綠霉都已經衝破瓶蓋的醬菜,怪的是——還是有人買。當然是因為便宜。我想起我爹說當年老家的醬缸,表面總是發霉變黑,有時還有蛆出沒。『挖掉就好了,底下是好的啊,加加熱細菌就死了。蛆?煮熟了加點動物性蛋白質嘛,那時候誰不這麼吃?從來也沒聽說過誰吃壞肚子。』 我相信我的腸胃和對岸人士有根本結構性的不同。我不敢,我承認我怕死。 至於可以看見一包一包泥土似的辣椒粉,葫蘆型綠蘿蔔,和一整架各式泡菜的韓國超市,或是到處有南薑酸子,黃沙爹紅咖哩,檸檬葉香蕉蕊青木瓜的東南亞系超市,和一開門香料味撲鼻,蜂蜜糖絲甜點閃閃發光,單是乾濕椰棗就有四五樣的中東系超市,還有大半個店面都塞滿起司,火腿香腸和義大利麵的義大利超市,都各有可觀。一如多倫多的人文特色,眾聲喧嘩,各自璀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