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香水(下)

至於愛芙蓉,根本是玫瑰香皂,人工的,不是活著的玫瑰,但好歹還是沒有太多雜味的玫瑰,所以成了我結婚第二年的紀念禮物。但自蕾香麗園迎進門之後,它便迅速失寵,打入冷宮,未來也可能只有當芳香劑的淒涼下場。 有些香水,因為記憶的緣故,我又愛又怕。 三宅一生的一生之水,我有兩瓶,其中一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了味道,但我一直捨不得丟。它們跟著我走進職場,只要是工作,我身上多半都是這種氣味。對我來說,它安靜,穩定,不輕佻,不張揚,像是上班族淺灰色的套裝,謹慎自持。 雖然我其實沒有穿套裝上過班,都是球鞋牛仔褲。 工作的最末一年,我的憂鬱症狀況越來越糟,雖然出手的東西還能保持水準,但我躲到樓梯間狠狠抽菸的次數一直在增加。這當中,喵公還特地買了一小瓶高絲的 Selfconscious aroma refresh,說是有人推薦的,是放鬆的精油,覺得心情不穩,就抹一點在額角手腕嗅嗅,可以幫助我平靜。 於是那段時間,上班,就等於三宅一生加 Selfconscious。當 Selfconscious的味道越來越濃,吃掉三宅一生的速度越來越快,也正是我記憶開始被鎮靜劑吃掉,不斷出現自殺衝動的時候。 Selfconscious 一層又一層抹在太陽穴上,抹不掉那裡面波濤洶湧的焦慮和恐懼。 再來,我就忘了,沒有記憶了。不知多久以後,在多倫多,整理一個從台灣帶來的小木箱,才發現我其實當當心心的把它們包著,一起飛到了地球的另一頭。我只是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這個動作。 拿出三宅一生,不敢噴在手腕上,怕萬一自己受不了又洗不掉。只敢對空中按了一下。 稿單,開會,提版,退稿,下標題。 有沒有特稿?攝影組有沒有派人? 你們稿子傳了嗎?美編,我的刊頭,校對大爺,拜託快! 五版到底降了沒?印刷廠打電話來罵人了。 OK,降! 我想哭。不是因為想起焦慮。只有三宅一生的部分,還沒有焦慮。能夠拼命的日子,多麼緊湊,多麼亢奮痛快,這個香味,就是我的前四年。 Selfconscious 放在旁邊,我不敢去聞它,至今都不敢。 目前我最常用的香水,除了蕾香麗園之外,還有嬌蘭花草水語的橙花,鈴蘭,寶格麗的白茶,香蕉共和國女香。另外就是喵公送的今年的禮物 Marc Jacobs,白色乾淨的梔子花香,每次噴,都想起那個努力在網路商店為老婆找最低價香水,東西寄到時若無其事,送出手的時候難掩得意的傻男人。 去年拜託妹妹寄來了水之戀和小熊寶寶,明明是自己以前喜歡的,現在卻怎麼聞怎麼彆扭,像是一個中年婦人刻意裝小,也許皮膚不差,身材未變,無法否認的卻是皮囊裡年華老去的靈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