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家族臉譜】大宅院裡的女人們(二)

煎魚當然是煎整魚,煎出來得「全毛全刺兒」,意思是不能破皮掉鰭。現在用瓦斯爐控制火候,把條魚兩三下煎成魚鬆的人已經不在少數,何況當時用的是燒柴大灶。有手段的婆婆甚至會特地準備鱖魚、鯽花兒,這些魚肉質細嫩如鱈魚,幾乎是一翻便碎。媳婦兒一見這魚,只有暗暗叫苦的份,婆婆是何等人物心裡也就有底了。 第二題是烙餅,講究「三軸子三轉一張餅」。所謂軸子,就是桿麵棍,一小塊麵劑子,桿一下,在桌上甩轉一圈,類似做披薩的樣子,這叫「一軸子一轉」。熟練的主婦三回就能做出一張又軟又薄又均勻的圓餅,最差勁也不能超過五軸子,五軸子還做不出張餅來,老媽子都會偷笑的。 餅桿好,甩到鏊子上去烙。鏊子形狀像是縮小版的蒙古烤肉爐,圓凸的表面正好是一張餅的大小,烙的時候當然也得手腳俐落不黏不破。有些人家為了省油,烙餅用的是「水油」,海碗裡裝半碗水,舀一瓢油,用的時候攪攪,就用這水油來烙,難度自然又更高了。 在大宅,用餐的順序,先是要賣勞力的男性長工和佣人,接著是老太爺和少爺男丁們,最後才是女眷和老媽子。雖然每一撥子人用餐時都是收拾之後另擺,不是吃剩菜,但是女眷們與老媽子列在最後,也可見女性地位。前些年,我輩份上該稱大哥的垂坤把年近九十的老母親接來台灣探親,眾人招呼吃飯時竟仍不願上桌,說是和爺們同吃亂了禮數。最後雖然說好說歹入了座,可是侷促難安食不知味的樣子,反而讓大家不知道是不是該讓她依舊習慣,男人吃完才去吃。時代不一樣了,她自在的老禮數,現在讓爺們侷促。 燒飯,補衣,做襖子納鞋底,為了不費點燈的煤油,所有的事要趕著在白天做完。單是衣服一項,季節更替,要洗的要收的要補的,上上下下幾十口。夏天做夾衣,冬來做棉襖,都不是一件兩件的事。夏天日照長,衣服薄,趕工還算容易。到了秋末日照越來越短,棉襖又厚,大費手勁,趕做起來就辛苦了。當然平常的家事一件不會少,婆婆的交代也一件不能誤,女人們在這當中過著日子,甚至沒有時間想到算不算熬,女人就是該這樣的不是嗎? 對襯著大半生的緊繃忙累,媳婦熬成婆比起現代,福份更為亮煌鮮明而真實,像是摸著幾十年終於織成的一疋緙金厚緞,每一條絲線都不是憑空得來的。終於可以放下針線,終於可以讓人服侍,終於可以交出忙碌的棒子握起掌家的權柄,只要兒子長大成了家,幾十年的鬱積都會化做太師椅上一口滿足的嘆息。家裡娶媳婦了,婆婆清閒了,真真好福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