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家族臉譜】大宅院裡的女人們(一)

近代史上的大事件,與此時的沛縣似乎並無任何關係。我們如今所想像的民國二十幾年,就像是張愛玲筆下遙遠的上海。而對當時的沛縣鄉下人而言,上海那樣的城市根本無法想像,去過一趟縣城就夠風光了。女孩兒上學雖已不算驚世駭俗,穿著藍袍子出現依舊引人側目,暗地裡說這樣洋派將來鐵定說不到婆家。一般人仍是這樣想的:女子讀書非但無用,而且有害。 對當時的女人而言,真正的一輩子從出嫁開始,之前的一切,無論讀過多少書見過多少世面,都是不作數的。自拜堂那一刻起,少爺升格成老爺,小姐則落難變丫鬟。嬌生慣養的前十幾年保不定往後幾十年不受苦,嫁到什麼樣人家,頭上有什麼樣婆婆,幾乎主宰女人的一生。 我的姑姑名芙,是西院二奶奶捧在手心裡養大的獨生女兒。自小嬌縱霸道,對家裡兄弟姊妹長工老媽子無一不罵,貼身小丫頭天天被打得唉唉叫,誰來說也不聽。待到長大出嫁,二奶奶重備妝奩,載運的馬車隊綿延三華里,隊伍頭都碰著了前村,尾巴還沒出本村口。這樣富厚的嫁妝,雖然也是大戶人家該然,更重要的是盼夫家看在這份上,多多善待小姐。名芙姑姑出嫁後家裡人去探,回來笑說那霸王氣焰全沒了,婆婆當屋一坐,名芙姑姑肅手侍立一旁大氣兒不敢吭。也是那婆婆嚴厲,又早聽說這媳婦當小姐時的事蹟,「妝奩陪了來自然按禮收下,入了我家還是得守我家的規矩」。 老家裡人總說:「魏家的媳婦兒賽綿羊,魏家的閨女兒賽豺狼」。但閨女一旦出嫁,再兇還是得有自知之明趕緊變綿羊,否則日子就難過了。夫家怎麼管媳婦兒,娘家無論如何沒有置喙餘地,只能逢年過節多送好禮,擺出上賓排場接女婿,盡盡人事。做人家媳婦便要勤快溫順知理,沒有什麼委不委屈。娘家若是出面關切,是連娘家都要被譏為不懂禮數,要被恥笑的。 新婦從入門起,規矩就很多。拜天地時,新娘必站新郎左手邊,這是客位,表示此時仍是客人身份,不屬於夫家。待到行完禮,向長輩敬過茶,站回去時就得換到右手邊去,從此就算一家人了。 拜天地之後的一週內,新娘子是不和家族同食的,三餐都由隨身老媽子做好送入新房獨自吃,新郎官則和家族老爺男丁們共餐。說是怕新娘子害臊,所以除了清晨到上房向長輩請安外不必見眾人,看似硬梆梆的規定中帶著體諒新娘子剛到新環境,特意拉長緩衝適應期的體貼。 入門三天,有個「三日入廚下」的儀式。新婦由隨身老媽子帶著到廚房,跟妯娌佣人們廝見問好。這時老媽子遞上鍋鏟圍裙,新娘子也做出準備下廚的動作,眾人立刻勸阻:「日子還長,妹妹不必急,先回房休息去吧!」新娘便隨老媽子回房,儀式完成。 婚後第六天,新媳婦娘家會派人來拜訪,看看小姐在夫家適應得如何,這叫「瞧六天」。出馬的人多半是新娘的叔伯兄弟中年紀較長的,而且可以直接進入新房。這是一個特別的例外,本來不單是丈夫外的男性,連女性親族在這段時間都是不能進新房的。娘家代表在新房裡可細細詢問生活適應與否,小姐有什麼委屈或對娘家人的想念也可以向本家哥哥傾吐,絕無他人在旁干擾監視。 「瞧六天」過了,還有個「接十八天」,新娘子回娘家住一個禮拜。別以為這時可以放鬆逍遙,這七天裡,新娘子必須給夫家上上下下每個人做一雙鞋,稱做「全家福鞋」。單是每雙細細納鞋底就是大工程,動輒一二十雙的數量,新娘子一人當然做不完,所以都是娘家人總動員。一星期過去,新娘子回夫家,親自給每房送鞋,大家必交口稱讚新娘能幹,手藝又快又好。其實人人都知道只有公婆的鞋才是真正新娘子親手做的,反正不打緊,有新鞋穿,沒人理會這許多。 送完鞋,十八天的適應期也正式結束。考驗就要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