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家族臉譜】「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阿公(終)

沒有一個兒子願意回來陪阿公住老厝,阿公原本還撐了一小段時日,後來被探視的阿姨發現水電費沒人繳,瓦斯筒早空了,這樣的環境如何叫一個老人獨自過活。於是逼著阿公離開老厝,離開虎尾,到豐原二舅舅家去住。 這時阿公已經有糖尿病,飲食必須特別注意,終於有人可照顧,不管感情親不親,總是讓人放心些。搬去之後,阿公也從未多說什麼,大家總以為他就像從前在老厝,一如往常關在自己房裡那樣地過著日子。 有次阿姨去看他,二舅舅家沒有人在,阿公竟偷偷地求阿姨,說:「你甲他們說,我不要再吃高麗菜了好不好?水煮高麗菜,不要再吃了,咁好?」 阿姨大吃一驚,打開電鍋,裡面果然只有一鍋水煮高麗菜! 阿姨又痛又氣,問:「你就吃這?攏沒別項?高麗菜吃幾天了?」阿公說;「他們說,說我只能吃高麗菜,不吃就麥吃,說我糖尿病只能吃這。」接著又求:「我知影我破病不能黑白吃,可是我好想,好想吃別項,你甲他們說好不?麥說是我說的,不然連高麗菜攏沒。」高麗菜是那時產量過剩,最價賤的,兩大顆十塊錢。 後來阿姨去質問二舅媽怎麼回事,二舅媽還說,阿公本來糖尿病就不能隨便亂吃,人老了也要吃清淡點。 二舅舅完全管不動太太,也懶得管。大阿姨眼見不行,便和大姨丈商量了,把阿公接過去住。 那時大舅二舅,不斷地慫恿阿公分家,說生活不好過,需要那份家產,小么舅則是無可無不可,雖然他是三兄弟中唯一一個離了婚,靠自己一份雇員薪水養活兩個孩子的人。阿姨們總是告誡阿公退休金和房地契絕不可出手,現在都這樣,萬一再把家產分了,就更注定日子悲慘。 可是阿公還是分了家。他說,反正遲早要分。大舅拿到了地,二舅分到錢,三舅也分到一份錢,但是兩個哥哥說要借用,也就由了他們。 二舅把錢拿去補了事業垮掉的大洞,瞬間就沒了。大舅更是從此不聞不問,問他為什麼不照顧阿公,他總說生活艱難,家裡也住不下。倒是大舅的大兒子與阿公親,阿公也和他說得來話,兩老在虎尾孤單過日時全靠他陪伴,好似擔著他老爸應負卻未負的責任。 不斷說自己窮得要命的大舅,卻在這時拆了老厝,大興土木,花了三百萬,在舊地上蓋了一棟別墅。 也不知阿公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可是阿公歡喜得很,滿心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回到熟悉的虎尾。一次表弟又去看他,他便高興地催著:「幫我打電話給你阿爸。」 電話通了,阿公興高采烈,對著不知多久沒有見面的大兒子說:「聽講你建了一棟別莊真水,我好久好久沒轉去虎尾囉!啥咪時陣可以去住住咧七逃七逃?」 接著,只聽見老人聲調一變,低低的回著:「喔,安捏喔…,喔,好啦,沒要緊,…,好啦,我知…。」 電話掛上,阿公就哭了。 原來大舅在電話那頭說的是:「阮家的房間都算得剛剛好,沒有多的,你轉來也無效,沒位乎你睏。你在大姊家住好好,就住下去,不要再想回虎尾的事了。」 這件事之後,阿公就不再開口說話,任憑旁人怎麼招呼也懶待回應,除了定期去醫院看病,就是關在房間裡。這時阿公的糖尿病已到末期,兩條腿都發黑潰爛,怎麼治也不見起色,最糟的是又發現口腔癌,幾次化療下來,人更虛弱了。為了防意外,也為了省房租,二舅舅也搬去大阿姨家,晚上就跟阿公睡在一起。 大約兩個月後的一天,半夜兩點多,阿公還不睡,二舅舅已經睡翻了。阿公突然把二舅搖醒,說: 「真久沒開講了。來說話,來說話。」他精神很好。 二舅睏死了,爬不起來,就對阿公說: 「現在半瞑捏!別吵,我好累,你也睏一下,咁好?」 阿公也不堅持,仍是聲音愉悅地說: 「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 隔日,二舅醒來的時候,阿公的身體已經冰冷了。 阿公過世,並沒有改變大舅的態度。他拒絕在自己家裡為阿公辦喪事,理由是大舅媽生病,會怕這些陰的東西,而且他家的風水,這段時間也不適合治喪,會有沖煞。阿姨不得不把最後的王牌翻出來,說早知會有這樣的事,所以在阿公生前,便要他存放了幾十萬在阿姨處,誰主持後事,錢就歸誰。大舅口風馬上一轉,說沖煞有法可避,一切他願負責。 阿公始終沒有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喪事最後在公共墓地搭了棚子辦完,火化後,便住進了靈骨塔。 或許這樣也是好的,無須再看著烏煙瘴氣的事情在眼皮底下發生。那兒,已經不是家了。 現在有很多朋友可以開講了,阿公歡喜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