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族臉譜】「好好好,要睏大家來睏。」—阿公(二)

在母親的記憶裡,不只是叔公,對於所有的親戚,阿公都不往來,也不許孩子們接觸,總說世界上沒有好人,都壞。母親並不清楚從前究竟發生過什麼事,只覺得,以當時的社會情況而言,阿公也許窮困,卻還算過得安穩。—那是日治時代,太平洋戰爭還在打,阿公沒有被徵召去當軍伕,也讀完了小學,後來還娶了美麗的阿媽。 我看過一張阿公阿媽的全家福照,阿媽當時已經生了七個兒女,是個中年婦人了。然而眉目如畫,風采逼人,未婚時的美,幾乎到了我難以想像的地步。只是伊自小被賣到老伯公家當童養媳,沒有上過學也不識字,與阿公也是奉命「送做堆」。阿公心高氣傲,一心想往上爬,對阿媽便多有嫌棄,嫌伊不識字,嫌伊沒見過世面,嫌伊沒辦法幫助他功成名就。 阿公不計一切地拼命。日本人還在的時候,他去幫日本人做事,被鄰居痛罵漢奸也不管。後來為了能再讀書,想辦法發起成人識字班。甚至在光復之後,還憑自修通過高考,做了嘉義公賣局查緝私酒的調查員。 當心目中的成功慢慢到手,阿公的「紅粉知己」也開始一個個冒了出來。除了有情分的從未斷過之外,還三天兩頭泡在虎尾有名的「雙喜茶室」「天天樂茶室」裡。玩得出名了,人人知道他性好此道,甚至有人賣私酒被他抓到,也會叫女人來陪宿。這時候,阿公幾乎不回家了。 幾十年以後,母親曾經問過阿公: 「阿爸,攏講你以前外面有好多好多查某,到底是有沒有?」 阿公有點羞赧: 「啊有就有,你就麥擱講啦!」 母親不放棄: 「那,有幾個?你甘記得?」 這時阿公反倒大方了,爆出一句: 「難算啦!」 話說完,阿公像是突然發現自己說溜了嘴,又急急補上一句: 「攏人家寄付(拜託照顧)的啦!麥擱問,麥擱問啊啦!」 阿公在外頭「趴趴走」的歷史中斷得很突然,至少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是如此,卻不知他自有他的想法。那是因為他的第一個孫女,我,出生了。 阿公說:「我現在可是做阿公的人了,如果再去外面『花』,多見笑!老不修啊,會被人家吐口水的。」母親笑問:「不是因為你被人拋棄了喔?」阿公驕傲反問:「你看我這款,可能被人拋棄嗎?」 他就這樣回家了。那年,阿公四十七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