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家族臉譜】土匪的那一顆子彈—曾爺爺

光緒27年,三進院的大宅建成。所有磚瓦都是自家燒製,用的是平原上的黃土,燒出來卻是一氣的渾青色。除了第一進的門樓、磨房、馬糧房,二進腰樓、暗樓,東西廂房,和第三進曾爺爺居住的總屋之外,還有一圈鐵桶似的寨牆圍著。 這塊黃土地,不是出皇帝,就是出響馬。那兒的土匪其實多是地痞流氓,帶上幾桿槍,就闖宅子擄人,等著談判要贖金。各個宅院自不能毫無防備,暗樓、角樓、炮樓、設著滿滿的垛口。說是日常居住的宅院,不如說更像是一座城堡。附近佃戶逢亂,也朝寨裡頭躲。宅裡的管家,又叫「扛槍的」,便負責在各角樓裡從垛口放槍打土匪。 某一年的秋冬之交,土匪來了。 一大家子的人慌忙帶著容易被擄的女眷和孩子躲上腰樓,隨後抽去樓梯。管家們抓著宅中僅有的四把長槍去了角樓,佃戶和長工們也各自尋處藏身。獨留曾爺爺一個人在門廳裡。 土匪來得太急,連寨門都來不及關。眼見土匪已經進寨,距離第一進的宅門口只剩百來步了,六十歲的曾爺爺不能就這樣放手反身往裡逃。大門!得先關大門! 他跑上前,關上大門,這時一顆子彈打穿門板,打中了他的左胸。 那時家翻宅亂,土匪衝進後院,喝令一個「扛槍的」叫麻三把槍交出來。麻三以前沒遇過土匪,沒有經驗,竟在居高臨下的角樓上,把搶把朝前交給土匪,土匪順勢一扣扳機,打死了麻三。 大宅幾乎失守。我的大伯父,曾爺爺的長孫,當時還只有五六歲,被藏在腰樓上,用雜草麥桿蓋著。誰知小孩子太怕了,左右聽不見大人的聲音,嚇得大哭大叫起來。土匪立刻發現了他,從草堆裡拉出來,帶著肉票揚長而去。 這時才有人發現了門板上的彈孔,和顯然是負傷跑進門廳,然而已無氣息的曾爺爺。 一場匪亂,兩條人命。後來為了贖回大伯父付的三百塊大洋倒是餘事了。殺人尊長,仇恨不共戴天。事後一位隔院的二叔抓到其中一名土匪,便把這土匪殺了,挖開胸膛吃了他的心。 曾爺爺的一生,只有最後這一段清晰地留了下來。餘下的,即使是在那因為戴御賜紅纓帽受罰的小孫兒記憶裡,也只剩從家人口中聽來的模糊片段。那位當年還未出世的小孫兒,我的父親告訴我,曾爺爺在「立錫以嘉名垂裕厚坤」的排行中是「以」字輩的。他是個溫厚的富農。他那時已經有能力穿緞子袍緞子鞋。他偶而也陪客抽鴉片,然而不愛,愛的是旱煙袋。他娶妻王氏,生二子一女。他沒有納妾。 我再問不出其他,關於這一個我該喊曾爺爺的人。在渾青磚砌大宅矗立之前和之後,找不出線索的六十年歲月,我能紀錄的,只有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