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 Places of My City - Toronto

1. Danforth street
Greektown1.jpg
這是多倫多的希臘街,適合夏天,陽光之下一派南歐氣味。冬天去的話就完全不對勁。 夏天去,有閒散的老人,大袋大袋挑選著橄欖和feta cheese的婦女,坐在露天座位喝啤酒聊天或帶大狗散步的年輕人,這條街是我看過大狗密度最高的街。 希臘食物節沒有開張的時候,這裡的時間很緩慢。街邊的店,如果有空一家一家的看,也同樣能感覺到那種緩慢氣氛,生機飲食,自然環保,神秘學,純棉純麻的衣服毛巾,類似的店一家挨著一家。走在那裡的人,臉上也常有「我過著New Age生活」的奇特喜樂表情,雖然我總覺得那其實自我催眠的成分比較多。 【我在哪裡?】 這條街我最常出沒的地方是一個叫做大紅蘿蔔(Big Carrot)的複合式生機超市。通常我是泡在精油區放身體乳液,護唇膏跟玫瑰花茶的地方。 2. Korean Town
TorKt2.jpg
韓國街位在地鐵Bathurst和Christie站之間,到處都是的韓文招牌清楚宣告這裡就是韓國人的地盤,另一個清楚的宣言就是韓國女生的圓盤臉兒和濃妝。 不知道是不是東方人以食為天,韓國街上最多的就是餐廳,否則就是和吃食間接相關的超市和東方食材雜貨店。唐人街也是這樣,好像整個生活的汲汲營營全是為了一張嘴。 那裡我和喵公覺得最有特色的餐廳有兩家。一家是豆腐鍋專賣店,菜單只有六道,就是辣湯加魚加豬肉牛肉牡蠣等等不同的豆腐鍋變化型,所以嚴格來說其實是同一道,但那家店幾乎隨時客滿。我覺得鍋本身還好而已,但他們會在客人用餐後,在刮完白飯的石鍋裡倒進熱綠茶,配上焦香的鍋巴正好是香暖的玄米茶。我並不愛豆腐鍋,但對那茶念念不忘,可惜沒辦法不要鍋不要飯只要茶。 另外是一家骨頭湯店,在某巷轉角,白色招牌,口味是我們目前嘗試各家之後仍然覺得最好的。它的特別並不在此,而是不知為何,這家店裡常有蒼蠅飛翔,邊吃要邊趕蒼蠅。要是一家普通的店讓我這樣趕過一次我是打死不會再去了,偏偏它又真的好吃,完全拿它沒辦法。 【我在哪裡?】 通常我會出現在中央超市買泡菜買貼布買韓式大福紅棗點心柚子茶,然後在Christie出來左轉五十公尺處一家韓國餐廳吃海鮮麵。 3. 大統華
image10_food.jpg
如果沒有它,我想我在多倫多的生活不會那麼安心篤定,感謝它賺了我的錢之後正瘋狂的在到處開分店。 這裡有最多來自台灣家鄉的東西,飲料,零食,罐頭,蔬菜,水果,冷凍食品。它讓我能早上起來吃一個台式的起酥肉鬆麵包,然後嚼著魷魚絲上網。中午炒個新竹來的米粉當午餐,裡面調味料是金蘭醬油工研烏醋和高雄哈哈辣豆瓣(想換口味還可以用明德辣豆瓣或者寧記蒜蓉辣椒)。吃飽了,把來自台灣的吳郭魚從冰庫裡拿出來解凍,晚餐煮一鍋來自太保農會的米飯,用冷凍台灣蚵煮個薑絲湯,飯後還有義美的紅豆粉粿或百吉黑糖冰棒可以吃個涼。 所以當我爸在電話裡說:「你們現在應該吃麵包吃得很習慣了吧?」正在剝一個台灣椪柑的我一時竟不知怎麼回答。 台灣的農友們你們一定要加油!我在這裡等著蓮霧,海梨柑,橫山梨,山蘇,龍鬚菜,太麻里金針,埔里香菇,有新口味的泡麵和零食也別忘了多倫多嘿! 【我在哪裡?】 最常去的是Vaughan店,停留順序是:小菜區,麵包區,冷凍海鮮區,飲料區,零食區,在蔬果區之前開始慘叫的那個女人通常就是我,因為買太多了。 4. Loblaws
loblaws.jpg
這是我很喜歡的本地連鎖超市,最常去的是位於地鐵North York Center站的那一家。它曾經是我「最」喜歡的,現在已經被Highland Farm超市搶去冠軍寶座,可是以我喜歡的時間來說,它還是最長的。 Loblaws的東西除了偶爾的大特賣商品,幾乎沒有便宜貨,所以要靠它照應所有日常生活是很划不來的。雖然比乳製品,它比不上乳酪專賣店,比火腿肉品,也比不上肉品專賣店,但是平均起來種商品的齊全程度都在中上,只要想買的東西不是太冷門,差不多都找得到。 我最愛它隨時都新鮮亮麗的水果部門,和樓下的花店,每逢花季更迭新盆栽進貨,我去那邊總是很難空手走出來。 【我在哪裡?】 花店,花店,花店。 5. 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 和 Sunnybrook Hospital
exteriorimage01.jpg
醫院當然不會是我喜歡的地方,但要說在生命中留下痕跡,這兩個醫院該記上一筆。 前後兩次因為自殺或想自殺被送進的醫院就是這兩個。比較起來,前者讓我比較舒服,雖然被關在精神科病房本身根本沒有什麼舒服可言。 North York的精神科病房比較人性化,也許是我所在的是無攻擊性病房的緣故。裡面有家庭式的廚房和餐廳,肚子餓的人可以自己去翻櫥櫃開冰箱,不分病人護士。交誼廳裡有書報,電視,鋼琴,都是隨便玩的。還有吸煙室,牆上設置點煙器,因為護士不會讓你擁有打火機。 我在這裡第一次跟外國人打麻將。麻將是這裡訓練病人動腦,學習和別人交際,以及分散對憂鬱注意力的方法之一。通常是我一家,護士一家,另外兩個病人各一家,一邊打一邊教學,怎樣可以喊吃喊碰。我總是打得很節制,贏不懂麻將的外國初學者實在勝之不武。 結果有次麻將打完,一個同打的老太太突然發病,哭著說她喘不過氣。護士把監測儀器推來,一量血壓一百四,我摸摸她的手,冰涼的,也嚇得不知怎麼辦,突然覺得是不是自己剛剛贏過她一場弄砸了。內疚之下寫了一封信給護士,說我覺得很不應該,很抱歉,邊寫邊哭。 護士看了信,跟我說,不干我的事。這位老太太是老病號了,只要興奮或激動都會這樣,要我不要太影響自己心情。話雖如此,我還是自此不想去打麻將,雖然的確隔天起床那老太太完全像忘了前一晚的事一樣。
hospital_1.jpg
Sunnybrook那次情況比較嚴重一點,所以在到精神科病房之前還在一個觀察病房待了將近一天。那個觀察病房,我覺得,像個監獄,獄卒在玻璃門外的櫃臺裡盯著人。而我的獨居房裡,牆上到處是前人留下的塗鴉文字,像是:「神啊,我沒有罪,我沒有罪!」「血!撒旦!還有我!」那是一個充滿了病人痛苦的房間,我不懂為什麼他們不把那些字漆掉,那些字,就像是他們在我耳邊吶喊:「我們是曾經住在這裡的可憐瘋子,如今你也是。」 據喵公說他第一次去那個房間看我的時候我是被綁在床上的,可能是因為情緒太激動的緣故,但我對這個部分已經沒有印象了。 換到一般病房之後好一點,可惜沒有吸煙室。情況再緩一點,也可以跟護士登記名字和返回病房時間之後,到醫院別的地方走走。但醫院,怎麼走也就是那樣。 兩次都是哭著要回家才回家的,所以兩家醫院放人都放得很遲疑,看起來就是沒恢復的樣子嘛! 【我在哪裡?】 過去人在哪裡我不要再想了,以後最好不要再有在那裡的時候。 6. Value Village
l-ValueVillageClothingjpg.jpg
這是最近才發現的寶藏。 它是一個二手貨大賣場,就像是個超大型的車庫拍賣,東西都是人家捐出來的,販賣所得也用於慈善用途,裡面幾乎什麼東西都有。杯盤碗盞,玩具,畫框,書,床單窗簾浴巾踏腳墊,毛線布匹,小家電,家具,鞋子,黑膠唱片,老錶,運動用品,最多的是衣服。 那裡的衣服都是整理好,乾淨整齊的掛著,有些的確是舊了,更多的是看起來幾乎全新的。尤其匪夷所思的,是裡面有相當多的名牌貨,CK Levis不算什麼,連Banana Republic和Armani 都隨處可見。那裡衣服的一般價格,一件T恤是99cents到2.99加幣,毛衣和長褲是5.99到7.99,男士西裝10塊左右,依品牌和質料有不一樣的定價。 我們發現那家店至今不到兩個月,目前已經搬回十來件男女T恤,六件毛衣,兩條床單,一條桌巾,三條男生長褲,一件男生大外套。我還挖回一雙漂亮的皮鞋,Kenneth cole,12.99加幣,差不多是原價的十分之一。 雖然不少人對於穿別人穿過的衣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心理都或多或少有些障礙,好像自己不是那第一個開封的人,就覺得價值削弱,尤其是要接觸身體的,像是衣服床單浴巾枕頭套之類,甚至有髒的聯想。但我對二手衣物完全沒有疙瘩,反而覺得讓它在不同的人身上發揮價值是很棒的事。 【我在哪裡?】 通常在翻毛衣和T恤,一邊翻一邊驚訝居然有人不要這件衣服,有錢人真是多。 7. 博物館和美術館
Museum1.jpg
安大略皇家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ROM)和安大略美術館(Art Gallery of Ontario,AGO)是如果有朋友來多倫多,我必然帶去的兩個地方。除了自己喜歡,也因為那算是多倫多慣例上應當去一趟的景點。 皇家博物館從古早的恐龍時期展起,一直到現代的人文科技生物無所不包。我偏愛古埃及,中古歐洲,文藝復興和回教世界。據說皇家博物館收藏的木乃伊數量世界數一數二,我倒是沒有特別感覺,可能是去得不巧,每次去看到的總是那幾具。 另一個很棒的東西是歐洲武士的盔甲,鎖子甲,盾牌,矛,劍,衝撞砍劈的痕跡清晰可見,盯著那些缺口,就像是目睹一場戰役。 我們曾經碰到穿著古盔甲展示的館方人員,順口問他身上這件多重,答案是八十磅,而且那件還不是最重的。 美術館我愛的也是文藝復興的東西,尤其是肖像畫。那些細緻的服飾珠寶布料質感,肖像人物靈魂所在的眼睛,完全不能想像那是怎麼用幾隻貂毛筆畫出來的。有些主人翁難得被畫,明明興奮緊張又硬要裝得正經雍容,嘴角眉梢透露的細微表情也被畫家一五一十的紀錄下來,每次看到這樣的畫,我總是暗笑畫家心機,想必是潤筆不滿意,分明只是下筆稍斟酌一下的事情而已嘛! 除此之外最吸引我的,是原住民藝術,特別是印地安人和因紐特人,他們的畫,圖騰柱,編織,皂石和海豹牙雕刻,我看著,心裡很矛盾的又興奮又沉靜。喵公總是說我有個不死的印地安夢。 【我在哪裡?】 紀念品部。永遠念念不忘某次在皇家博物館看見的一條聖甲蟲項鍊,當時覺得太貴買不下手,從此再也沒看見過,每次去都在尋找我的遺憾。 8. 太古廣場
int01jpg.jpg
這是個香港人為主的商場,看名字就知道了。 我去太古的感覺一直在變。剛開始是感動,那麼多不是洋鬼子的商店食肆聚集在那裡,像是永遠逛不完,要吃飯有港式台式京川式還有蒙古烤肉,要零食有一堆小豆苗那樣的店,要乾貨有數不清的南北貨中藥行,要書有森記三聯(雖然貴得令人咋舌),要盜版光碟有盜版光碟,衣服鞋子跟著亞洲流行,跟多倫多本地完全是不同的味道。而且許多商家不加消費稅,這在重稅15%的多倫多是非常吸引人的,買電腦零件尤其划得來。 但我想我離開台灣太久了,或者說,太適應外國人做生意的方式,在太古購物,我漸漸感覺到那種「店家要賺錢」的催逼感。並不是不親切,反而常常是親切過了頭,非常有攻擊性的親切。這在台北我原本已經慢慢習慣,離開久了又不行了,我受不了店家明明白白的對著我的荷包熱絡,要賺我的錢也要有點技巧。 但還是有東西會固定在那兒買的,像是中藥材,散裝零食,雲耳,天仁的茶。有些日本的美容小道具也只有太古買得到。雖然對某些店家不喜歡,但偶而去一趟,再回家,就有東西方場景切換的感覺,也很有趣。 【我在哪裡?】 三聯書店。因為書太貴了所以會在那裡盡可能的翻閱,然後一本都不買。另外必去的是桂花堂港式甜品,我通常吃一客熱的龜苓膏。 9. 潮州館 一向去的是Finch跟Leslie夾角的那一家,因為我剛到多倫多的時候住在這附近。 那時候,家裡菜是我燒,發病了,不願意踏出房門,就由喵公下廚,或者走去潮州館外帶食物回來,有時候是沙爹牛肉飯,有時候是乾炒牛河,或者是鹹魚雞粒炒飯。有段時間我迷上他們的煲仔飯,一直換著口味在吃,雖然煲仔飯風味全在上桌那一刻的滾燙噴香,悶著水氣外帶回家的人根本是笨蛋,可是我沒法出門,外帶是唯一解饞的辦法。 當時吃潮州館,多少有點無奈。等到終於兩人搬離,有了自己的家,再回去吃潮州館,便沒有了過去的酸苦味,每次去都像犒勞自己。 目前常點的東西是:各種煲仔飯,最愛北菇方魚雞粒煲仔飯。潮式滷水拼盤。喵公的最愛是沙爹牛肉飯,總是掛在嘴上念,但一坐下翻開菜單常常又變心了。 【我在哪裡?】 不一定,服務生叫我坐哪裡我就坐哪裡。 10. Home 現在住的這個房子已經租了三年,目前我還很喜歡。 兩房一廳二衛浴,有一間浴室是貓咪專屬的。我們並不是大手筆寵貓,而是貓砂盆沒有地方擺,只好放在浴缸裡,為了怕讓人踩到貓砂或者有氣味,有客人來時總是很抱歉的請去另一間,這間浴室也就慢慢被貓咪霸佔掉了。 兩人在各自的電腦前面,各做各的。貓咪Bagel通常守著喵公,窩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Donut有時在床下打呼,有時在客廳沙發或地板昏睡。 外面陽台曾經是我雄心壯志想要弄出小花園的地方,後來發現陽台一年只有五個月適合人待,其他時間出外澆水除草都是要死人的,所以只好在室內到處亂種,目前窗邊成員是:鐵線蕨,細葉腎蕨,竹芋,虎耳草,綠珠草,長壽花,石蓮和蘆薈。浴室成員是:黃金葛,觀音竹,另一棵石蓮。 有電話,通常不接上。有電視,通常不開。 所有外來的干擾降到最低,這裡是我安心放鬆的城堡。 【我在哪裡?】 通常在電腦前面。生氣的時候關在浴室,發病的時候關在衣櫥,但這兩個地方都很久沒用了。 PS. 這裡用的照片多數來自這個網站:http://www.boldts.net/Toronto.shtml ,裡面還有很多有趣的照片,詳細記錄多倫多每個街角。 Technorati Tags: 10placesofmycit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