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過年記

【二月八日,大年夜】 因為喵公弄不到假,所以大年夜仍然要上班。 提早吃飯。過年,不一樣的也就是改吃火鍋,湯底是美鳳阿姨推薦的雅方羊肉爐,涮一點羊肉片,各式丸餃菇類茼蒿白菜大混煮。我幾天來一直食慾不振只能吃蘋果,想到食物就沮喪,幸而今晚情況不錯,吃了兩小碗。 吃完收拾,一切照原來生活步調進行,並不覺得在過年。 照理說該給兩隻貓一貓一個紅包繫在脖子上的,但這兩個向來抗拒所有束縛,綁了會生氣,還是算了。 【二月九日,正月初一】 起床,拜年電話打一打。中午喵公起床,取車。 很久沒有坐自己開的車了,感覺很生疏,有種因為不習慣而出現的微微興奮。不用等公車的感覺真是奢侈,整個多倫多像是突然縮小了,到哪裡都覺得意料之外的快速。 今天去Vaughan的一個 Mall,佔地不小,很新,但是因為偏僻人氣有些稀落。店家都相當親切,不免讓人擔憂這樣怎麼存活。態度這麼好幹嘛呢,他們要是態度差勁我就不用這麼心疼了,倒了也罷。 還是沒有胃口,所以沒有吃晚餐。 離開Mall,喵公開始想著明天去瀑布要帶什麼。在多倫多幾年,明明就在旁邊的景點,卻始終也沒機會去,這回他是無論如何要成行。 我卻突然不想了,也說不出是什麼原因,看他那樣興奮的準備一切,只覺得有種要被逼著去做什麼,想哭似的不情願,又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不情願,明明也沒去過的。去瀑布突然像是一個任務,一個壓力,一個非到達不可的目的地,不能不去,不能半途放棄,不能想晃到哪裡就晃到哪裡,不能不高興,我不喜歡這樣。 雪越下越大,我發現我在期待它不要停,最好下到交通癱瘓。 知道憋著不說會更糟,於是開始溝通。我希望讓他快樂,但又無法忽視自己越來越大的不快樂,真成行了,兩個都不會快樂,我知道我的破壞能力。 講了兩三個小時,瀑布行程取消,鬆了一口氣,但很愧疚。 【二月十日,正月初二】 只想沒有目的的繞,去一些平常因為轉車不方便,想去不能去的地方。於是果然走得很沒有目的,散散的。潮州館吃午餐,韓國商店買一桶泡菜,藥房買一瓶卸妝水,日本超市買了一小盒糖果一瓶綠茶一條土司,去IKEA走了一圈吃了一支霜淇淋,便再也想不出能去哪兒了。雖然這些地方常常因為要換車而被放棄,真的到了,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為繞而繞,當然是因為不想白花了租車錢的緣故,但這樣實在沒有意思,不如回家休息。 有車代步的第二天結束。 【二月十一,正月初三】
NiagWinter1.jpg
大雪完全停了,藍天白雲。 已經不知道該去多倫多哪裡,也許去一趟希臘街,也許再去一次郊外的McMichael畫廊看七人組和芙列達卡蘿的畫,但這些也不是非去不可的。 想了想,覺得今天也許可以去瀑布,好像抗拒的感覺沒那麼厲害了。不管我覺得它可能多觀光,可能多無趣,去了一次不喜歡,以後也不用耿耿於懷。 喵公不斷的敲邊鼓,說他覺得我應該會喜歡那種有氣勢的自然景觀,因為跟我的脾氣像。(謝謝,我知道你的意思。) 總之是去了。QEW沿著安大略湖走,兩旁多半是冬天只剩下枝椏的葡萄園和酒莊,看得到湖的路段不多,距離是115公里左右。 進了尼加拉瓜市區,還在想該走哪條路,就看到彩虹橋的路標。我說過了彩虹橋就往對面美國去了,不是那一條,不知怎麼一彎,一座瀑布就猝不及防的跳進視野。 我冒出一聲:「啊?就這樣?」 喵公說:「你實在很不給面子,居然說『就這樣』?」 我的意思並不是瀑布太小或怎麼,而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世界知名的尼加拉瓜瀑布居然就在市區裡,像是一座平凡的城市公園,旁邊層層疊疊的旅館賭場藝品店則像是要榨乾它的商業價值似的群聚寄生著。我總以為這樣的一個自然景觀會稍微偏僻野外一點,至少,離商業氣息稍微遠一點,所以當它像路邊欄杆後的噴水池一樣冒出來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圖片裡充滿大自然原始力量的尼加拉瓜瀑布。大自然?在市區裡? 尼加拉瓜瀑布有兩道,我先看見的是比較小,平直的一道。另一個便是聞名的馬蹄形瀑布,因為水氣重,冬天站在旁邊分外冷,石牆也結了厚厚的冰。預期中瀑布轟然的聲音其實並不大,即使馬蹄主瀑最壯觀的部分位於加拿大這一端,看起來也沒有照片拍的那樣廣闊。我覺得好像只有低頭看大塊大塊的浮冰從瀑布頂沖下去有點意思。 王爾德對新婚夫妻選擇到尼加拉瓜瀑布度蜜月有十分刻薄的形容:「尼加拉瓜瀑布必定是美國人的已婚生活中第二件讓他們大失所望的事。」我非常可以體會他何出此言。 站了五分鐘,逛完專騙觀光客的紀念品店,我們兩手空空的回到車裡。 喵公說:「覺得怎樣?」 我說:「這是九份。」 「到了夏天這裡可是塞滿了觀光客呢!」 「那就更九份了。」 車開到中央街,那股像九份的觀光氣息更明顯。冬天是淡季,我們去的那天又非假日,雖然霓虹燈還是閃亮,牛排肋排店還是開張,電影院售票員還是拿著麥克風對空無一人的街道宣布開始售票,但整條街的氣味仍然荒涼得彷彿美國西部死城。 每家商店裡都有一隻餓了大半個冬天的禿鷹在等待從世界各地飛來送上門的無知小肥羊。 沒有人氣,應該說,沒有有血有肉的人在這個城市生活的氣味,只有賺錢的,和被賺的。這是純純粹粹的觀光區,純粹到甚至當地人賺到了錢,感覺也不會在這裡花。 兩隻在地小肥羊自然不願下車,決定打道回府。穿過因觀光而存在的街區,七八條街外,遊樂場所和紀念品店幾乎完全消失,看見超市外提著剛買的菜帶著孩子等公車的中年媽媽,兩個人舒了一口氣,這才是生活啊! 說出這話的同時,也發現自己的心情再也不年輕狂放。 兩小時開過去,兩小時開回來,然後奢侈的去吃從來沒去過的多倫多鼎泰豐,飄洋過海來的店,小籠包口味竟然絲毫未變。準備離去時發現香港許留山,又撐著肚子喝了一碗杏仁糊,今天的胃真的非常給面子。 我的年便這樣過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