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憂鬱舊日記(上)

*** 昨晚又哭瘋了,算密集發作了。一月六號。 可以思考,但是淚腺完全在思考之外,抱著頭哭的動作也在思考之外。「我」好像在這一場混亂中躲在那個狂哭的身體裡,但其實是很平靜的。只是那個平靜傳遞不出來。 這次哭完了便不再有害怕的感覺。那沒有恢復的一小部份好似隨淚水流掉了。 *** 最近大發作後好似有一小部份一直沒恢復。我會笑會瘋,和發作前一樣,可是會突然害怕,不知道如何描述,一陣驚悚吧,然後瞬間滑落低潮。害怕一個人。即使我並不是一個人在房裡。 然後就是熟悉的死亡的氣味,好像慢慢的飄進鼻子裡。雖然不是一個具像的氣味。 可是,說說話,看看書,好像又好了,又忘了。 這很讓我不舒服,我知道不對勁。但因為我知道不對勁,表示我了解我處的環境是應該不會讓我害怕的,而我害怕。 盡可能地跟喵公描述了情況。我說,如果又開始,要有心理準備。可是要他準備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 昨晚便是一夜惡夢,驚醒後一合眼就又掉回夢境。嚇得轉身抱住喵公睡。我從不這樣,因為會睡不著。我睡覺總是要覺得是自己睡,甚至剛開始還得各用各的被子,或者我睡睡袋。 可是昨天不行,就是不行。一種不對勁的害怕。 跟喵公說想紀錄這些東西。我笑說,自費出書吧,總會對人有些用處。就像我最想捐大體一樣。 我沒想過捐器官,如果可以當然好。但那太需要時效性,大體沒有時效問題。我說,讓未來的醫師們練練刀,好多人可以在我身上練。如果更幸運一點,有人可以研究我的大腦,知道重鬱除了傷害海馬回之外還傷害哪些部位,或者刺激何處可以解決,那就太好了。 喵公目前是沒答應,非常不幸的。除非我親自去法院或律師處立好遺囑,否則,要是我突然死了,在法律上,他對我的身體仍然有處置的權利。他說不希望我光溜溜的給一群人看,他會難過。 *** 發作已經過去,好多了。 只是不幸讓我知道了喵公藏藥的地方,他說他自有別的地方可藏。 剛開始我自覺要發作,喵公不覺得。後來他說聽哭聲不對,掏肝挖肺的哭法,才曉得不妙,真來了,沒有呼吸迫促的前兆。 接下來我完全碰不得,力大無比,喵公幾乎抱不住。我只是一直要死,哭到整個人抽搐。 當晚喵公增加了三倍的鎮靜劑把我放倒。我等於是昏暈,並不算真正休息,隔天還是哭,直哭到傍晚,人漸漸無力,大腦卻也漸漸清明。只能躺著,卻已經可以對話了。 這是喵公方面的觀察報告。 *** 憂鬱漸退,全身無力。 這次大發作很急,很狠,去得也快。短短半天之內就出現自殺衝動,喵公藏起我所有的藥,我又開始躲進衣櫥,怕光,縮著身子,找電線上吊。 喵公抱住我,我用盡力氣甩不脫。痛哭說不打仗了,不打了,要死,要死啊! 眼淚總是不停,哭到痛。 喵公最後跟著哭。 我沒有餘力安慰他,我痛苦得不得了。 要痛苦到什麼時候?什麼時候? 醫生說,服藥前如果頻率是一週一次,服藥後變成十天一次,都是好的。對,我這一個半月才一次。對,很好了,可是我痛苦得不想活。 兩天緩解,速度之快也是前所未有,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會來。 這是十二月二十八日開始,要記得,要記得下回間隔多久。 我知道我有進步,可是,還是怕,我還是怕,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到的下一次。 *** 又發病了,已經痛哭一天一夜。 我不知道要怎樣用文字紀錄。這很珍貴,發病紀實。可是我沒有動力,腦子不轉,不轉到文字方向,寫東西艱難。 *** 去平靜了一下,某人已經睡了。 鎮靜劑,百憂解,肌肉鬆弛劑,維他命,一顆顆的算著,成為例行公事的動作。 這些,就是我的命。沒有它們,不只六次急診。 三年過去,終於感謝了,真心的。謝謝那麼多人讓我沒有死。 妹妹在急診室外崩潰的痛哭,在那時醫生告訴她就看這幾天了的時候。 而我活過來了。 看著這些過往,我活著,看。 沒有成功畫完想畫的句點,然後有了今天。 我不用二分法說活是好死是壞。我如今是沒有死,但我了解了沒有死也有它的未來。若我死了,我只是無法再開口說,但那終結了我如今再看仍然覺得難以承受的苦。 死亡對我未必不好,只是,週遭的人無從知道。祇是這樣而已。 *** Johnny接到我們電話,急急趕來,送我去了一個教會。 一位姊妹放下聚會,握著我的手,為我禱告。我的眼淚一滴滴掉在她的手背上。 主你看見了,看見了,我真的做錯了什麼嗎? *** 不行,不行,僭越也罷,我沒有要成就什麼。 就算是放了我吧。我的感官,我的大腦,我的心靈,放火燒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