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遇過的精神科醫師(中)

忘了說,因為在這裡一開始找不到精神科醫師,我等不及,發病了,想自殺,知道不行,自己要求去掛急診,於是被關了三天三夜,「以保護妳的生命安全」。出院後才由這家大醫院轉介了一位華人精神科醫師做日常的門診。 經過綜合醫院的折騰,我看現在這位醫生時已經不想再講發病歷程了。他是香港人,只會說廣東話和英文。我英文破到可以,聽說他能讀中文,就把內容打好交給他過目。因為之前講了三天三夜重複十多次的英文病程,實在累壞了。 他瞄一眼我的大作,就收進資料夾,然後用英文說:我要聽你自己講…。 我想從語氣和表情是有助診斷的,但,唉。 至於說英文,對,發病時還是要說,打好內容給他他總是不看,不管我打的是中文還是英文。有時已經被悲傷淹沒了好幾天,幾乎失去說話能力,跟喵公說中文都有困難了,這位香港醫生仍舊堅持他的堅持。有次我一開口就痛哭,最後只能零星擠出:Please,please help me!他開宗明義:「你如果自我傷害或自殺,我還是要把你送急診關起來,以保障你的安全,所以不可以自殘,知道嗎?」 我哭兮兮的點頭。 然後又是那句話:現在什麼感覺?紙放著,我希望聽你自己說。 夠殘酷的。現在想來。 這位醫生很抽離,或者說,太抽離了。去看他,很明白的就是,我是病患,他是審判者,當中沒有一絲友誼或是同理心的存在。我總是很害怕去,好像去了並不是為了接受幫助,而是被考核這段時間中的表現如何。想到要用英文,更怕。 看這位香港醫生的八個月中,從每週見面一次,到隔週一次,到最末後的一個月一次,他通常都把我的情緒放在憂鬱症的基礎上看待。不管我跟他怎麼解釋,不管我認為那是常人也有的反應。只要有負面情緒,低潮,憤怒,失望,悲傷,全是因為憂鬱症。 我有回告訴他,這星期我心情很不好,因為我在網路上和朋友發生了爭執。 為什麼要爭執? 嗯,因為我們對某件事的看法不同。 看法不同?那也不必爭執。 但是那人的態度很高傲,而且說話攻擊人,我生氣。 你知道,憂鬱症本來就讓你比較敏感。 我沒有敏感。也有其他的朋友跟我有一樣的憤怒。 不是因為你對那個爭執的話題比較敏感嗎?我想你的抗憂鬱劑可能要再增加…。 一群朋友跟我,都在吵架事件中大發雷霆。事件落幕,大家無事,只有我又多加了抗憂鬱劑當紀念。病人反而不應該有和常人一樣的負面情緒,這點讓我想不通。難不成這位香港醫生就是要看到我隨時都嘻嘻笑他才覺得我正常了?可是這樣嘻嘻笑,沒有七情六慾的人,不是更不正常嗎? 我一直在等,等著換醫生。還有一位華人醫師也是綜合醫院介紹的,但是因為太有名,在當時就說要排半年以上才可能輪到。 在香港醫生這熬了八個月,我簡直等不及了,因為我知道這位新醫師會說中文。我對醫生的標準降得這樣低,你看。如果我現在在台灣,就完全不用挑醫生了,因為每個都會說中文。 這對我很重要。因為發病時,用母語都已經描述困難。用英文,真的會病上加病。一次我跟香港醫生報告一個新藥在我身上有副作用,「我覺得眼睛畏光,眼底疼痛有異物感,但不是飛蚊症。腿有不自主的震顫,麻麻的。耳鳴,有點暈眩,我以前得過梅尼爾氏症但是很久沒有再發作了。下背部脊椎骨附近有點痛…」背完這串特地查的醫學名詞差點感動得流下淚來。我做到了!我首先要感謝我的父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