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門去吃外國菜

接下來的正餐,我通常都是叫辣海鮮麵,韓文發音叫Chambbong,便宜大碗。
92628476.gif
喵公比較愛冒險所以多半亂點,反正吃不飽也一定會有我剩下的半碗麵填肚子,我也可以趁機嘗嘗其他東西的味道。 大冒險的東西我通常沒有好惡,不至於討厭卻也不會太喜歡,因為嘴刁。泡菜炒飯我覺得油,也不習慣嗶嗶飯(bibimbab,石鍋拌飯)那樣的大混拌,豆腐鍋又覺得單調,甚至最有名的烤肉我也吃不多,還沒回家就覺得薰得一身蒜頭烤肉味。唯獨一次吃到韓式馬鈴薯肉骨頭湯(Kam Jang Tang)大為傾倒,
f4c8faba.jpg
覺得像極了小時候吃完辦桌,媽媽們把所有的好料混在一起滾出來的「菜尾」。說它「菜尾」我毫無不敬之意,「菜尾」的美味得要好料夠多,肉味夠濃,大鍋混煮才做得出來,零下十幾度的寒冬裡熱熱的吃一碗,排骨肉爛馬鈴薯鬆棉,吮出來的大骨頭堆在小鋼盆裡,十分快意過癮,出門走進冰庫暖意也能多撐五分鐘。零下十幾度我能暖五分鐘已經很珍貴了。 蔘雞湯倒是從沒喝過,原因很簡單,猜它不便宜,所以也沒用力找它位在菜單哪裡。 吃完韓國菜,繚繞不去的熱辣和麻油香,總覺得在那樣寒冷的國家孕育出這樣暖身的食物絕對有跡可尋。但,加拿大也很冷,怎麼長久以來的冰天雪地大家喝來喝去就是熱可可,到底是加拿大原住民身強體壯還是在吃的方面懶得下功夫,就不得而知了。 不吃韓國菜的話,我出門用餐第二個選擇通常是越南河粉。
4ac87258.jpg
我第一次吃越南河粉印象並不好,那已經是在多倫多了,喵公大姊帶我們去吃一家店名叫「和牛肉粉」的連鎖店。河粉普普通通,湯頭淡薄寡味,吃起來比台灣一碗二十塊的路邊攤湯麵還不如,可是店內顧客不少,我以為越南河粉就是這副德性了,所以後來不管去哪裡,只要喵公提議吃河粉我總是一律拒絕。 印象改變應該是在我開始上英文課的時候。上英文課那個地點附近算是一個小型商場,中午吃飯除了Tim Hortons咖啡,Subway三明治,就只有pizza,每天每天的吃這些實在膩透了,想換口味,就只有那家打死不去的越南河粉店了。 沒想到這一吃從此改觀,原來熬得好的河粉湯頭這麼好喝,看來清淡入口卻醇厚甘甜,肉的鮮味都在湯裡,而湯面絕無一絲油膩。加上九層塔,豆芽菜,萊姆汁,也許再加一點是拉差辣椒醬,揉合出特殊的越南風味,小家碧玉似的,不驕不橫,看似柔弱卻有底蘊,很像這個國家。 這家河粉店把我拒絕往來的大門又再次打開,我吃麵向來不喝湯,這是被台灣的味精逼出來的習慣,如今也唯有吃河粉時多少會喝。我固定點生牛肉牛筋粉,牛肉清爽牛筋軟滑,吃下去可以催眠自己正在吃膠質美容。
785d3068.jpg
後來又陸陸續續開發了幾家店,但除了生牛肉牛筋粉之外我吃過的東西並不多,就是炸的越式春捲,不炸的粉皮春捲,涼拌青木瓜絲,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的烤肉,和越南咖啡。有次試著點了一份拼盤,裡面有一堆要沾魚露吃的檬,一塊炸的吃起來像是芋頭發糕的東西,兩種不同的越式扎肉餅,和兩三種生的蔬菜絲,除發糕外都是冷食,我的「正餐一定要吃熱的」怪癖又發,吃了兩塊熱糕小嚙兩口扎肉餅,便宣布拒食,覺得還是安分的吃我的生牛肉牛筋粉比較安全。 其實喵公對很多東西都很感興趣,尤其像是中東的黎巴嫩菜(我說那一定都是羊羶和香料味),俄國菜(我說羅宋湯好酸我不要喝),印度菜(我可不可以只吃坦都烤雞就好?)。上回誤打誤撞闖進一家賣派餅千層酥的食品店,進去了才看見裡面附設小餐坊,賣的炸肉排和各式菜色看著聞著都很特別,瞄瞄櫃臺邊賣的本國報紙赫然發現是匈牙利菜,喵公一直說:「欸我很想試試看耶!」我回答:「你試啊!」他又說:「真的很香,我真的很想試試看耶!」我說:「那你就去試啊!」結果他想了想,決定算了。雖然我回答得很真心,但他怎麼樣都覺得我的意思其實是「你去試啊晚餐時間挑我不吃的東西你有膽就去試給我看看!」天地良心! 如果去希臘街,一般不知道該吃什麼的時候我們就會去吃千層酥派。
a3615ecf.jpg
Danforth street有一家酥派專賣店叫「雅典」,裡面的派有起司、菠菜和肉餡三種口味,一份切成六小塊,吃第一塊的時候很香,兩三塊之後便開始膩,畢竟是油酥皮做的,單吃不成,叫一杯黑咖啡配著吃就非常搭了。 我們從來沒有真的進過希臘餐廳,但每年希臘食物節都是一定到。那天整條Danforth street幾乎只賣一種東西,就是烤肉(Souvlaki),最常見的是肉串,可以沾酸奶單吃,也可以用pita餅捲起來吃。另外也有烤雞腿烤蝦烤魷魚腳,和長得跟沙威瑪很像的大型烤肉,跟沙威瑪一樣夾在麵包或餅裡吃。這種捲餅夾烤肉我頂多吃一份便宣告陣亡,接下來半公里長的食物節對我的意義只剩看人和湊熱鬧。
69cb201d.jpg
美式食物我很少吃,上餐廳吃烤雞烤肋排之類的總覺得浪費,逼不得已出門找不到東西吃,才勉強吃個麥當勞肯德基Burgerking。 這裡面似乎有些文化上的誤解,總覺得美式食物粗糙淺薄,沒有其他國家民族的食物那樣有深厚的背景,隨便吃著,自己好像也跟著淺薄起來。雖然我不喜歡的其實是速食,也明白某些地方的餐點像是紐奧良菜,加州菜,都有特別的風格,但因為不熟悉,講到美式餐廳還是不自覺的就是想到薯條啤酒辣雞翅,垮褲青少年,Hip Hop,好像吃的並不是食物而是氣氛和文化認同。就像義大利菜被包裝成雅痞男女風格,彷彿吃了一盤通心麵就成了優雅的白領粉領,氣質剎時從胃裡長出來。我對美式食物的觀感其實跟這些男女沒有兩樣,說穿了,不過是一種偏見和文化媚俗而已。 人在加拿大,卻想不出加拿大有什麼特別的食物,傳統的,在加拿大吃最道地的。似乎並沒有加拿大菜這種東西,出名的楓糖、熏鮭魚也不能真的算是菜式。想想在大批移民進來之前,這裡也只有原住民,也許生吃海豹腸才算是道地中的道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