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9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星座

反星座說的人,總是說星座這種東西穿鑿附會,地球上幾十億人,粗糙分成十二堆實在是太可笑了,分明是種偽科學。但如果稍有涉獵,便知道這個說法並不真確。除了太陽星座分成十二個,接下來還有月亮水星金星土星木星天王海王冥王上昇外加各星角度,相生相消,變化難以數記。只能說,把某星座說成一定如何如何的確是太武斷,但說它絕對無稽,恐怕還得再深入研究。 我是牡羊座,但上昇處女和月亮摩羯讓我變得不太牡羊,甚至常有矛盾和被擾亂的感覺。這也是在學會畫出生圖之後,才發現為什麼自己總是謹慎克制之後又全身不舒服,像是一頭往前衝的羊被脖子上的繩子硬生生拖回來似的。有了星象解答我便覺安然,雖像藉口,卻也是另類救贖。 交起朋友來,同是火象的牡羊,獅子,射手,總是讓我覺得渾然天成,像是呼吸一樣自自然然的,就算有不同的金木水火土星影響,基本的交往感覺也不會差太多。 三個星座中,我最哥兒們的是獅子,感覺唯有酣暢淋漓可形容。我的每個獅子朋友,無論是外放的,羞澀的,都像溫暖的大貓,說話百無禁忌,有事找他們幫忙是絕無二話,答應了絕對做到底。我結婚時來當伴娘的高中同學便是一頭母獅,我人在台北,結婚在高雄,她在雲林當老師,接了電話簡單答一聲:「好啊。」便請了假開始南北奔波,幫我顧前顧後,買這買那。我那時腦子雖不清楚,也知道該謝謝人家,她聽了瞪大眼睛:「謝?你三八喔?」 巧合的是,喵公找的那位臨時接下救火任務的伴郎也是頭獅子,兩位獅男獅女素不相識卻默契極好,我們後來一直想撮合他們,可惜沒有成功。 跟獅子作朋友最舒服的,莫過於無心機,他不防我我亦不防他。研究所時候跟一位獅子男同學大半夜的提著啤酒坐在小吃部前面天南地北,聊天爭論,彼此都以駁倒對方為快事。酒酣耳熱時他突然想起:「他媽的你半夜一個人跑出來跟我喝酒?你女生耶!」我灌一口酒下肚:「我根本不當你是男的,而且就算是男的又怎樣?我們可是坐在小吃部外面。」他想想,說:「說得也是。」又引經據典繼續辯論,就算辯得火冒三丈也不怕有疙瘩,那段時間真是痛快至極。 十二星座中,第一個被我討厭的星座是雙子座。除了看太多坊間的廉價星座書錯植了花心善變的印象之外,最主要還是因為大學時有個雙子男想追我,變著法兒製造許多相處機會,這是其次,男生追人大半都是這樣。但令我不高興的是他對我一再申明只是哥哥對妹妹的關心,我毫不起疑,他卻從周邊朋友下手,到處放出「我已經跟她關係匪淺」的煙幕彈。當我回答朋友詢問:「你真的跟他在一起了?」的問題回答到第三次的時候我便怒了,找到人單刀直入的問: 「你說清楚,你到底是不是要追我?」 他當場愣住半天說不出話,幾分鐘後才囁嚅道: 「如果你要說我喜歡你,那,也是可以的啦…。」 什麼叫「我說」他喜歡我,敢做不敢當只會放煙幕,要是當下告白我還敬你勇氣可嘉。我針對在朋友間放消息的小人行徑(對我而言那很小人)批哩啪啦痛罵了一個多小時,從此拒絕往來,惡印象也再難消弭。 於是在喵公入社團,首度自我介紹說他是雙子座的時候,我是面帶微笑,毫不修飾的立刻說:「我最討厭雙子座了。」 當時我還是學姐身份,他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說:「這樣以偏蓋全喔。」 我說是以偏蓋全沒錯,因為我只認識過一個很糟糕的雙子座。 而日後結果正如大家所知,我不曉得這該算是說嘴打嘴還是現世報。 我的朋友裡,火象的牡羊獅子射手合得來自是不在話下,風象的天秤雙子水瓶也很能溝通,但多少有一種怕的感覺,因為他們擁有我最缺乏的跳躍思考能力,和我完全看不出來的心機。我的腦子如果像是「若A,則B」那樣家用電線式的傳輸,他們就是一塊能同時做多項複雜運算的主機板,在這種單純和複雜的落差之下,喵公若是認真要騙我,我是逃不掉的,這個命運我早就知道了。 土象的處女金牛摩羯,是我覺得比較奇怪的部分。在我還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圖有強大的土象影響前,我很不喜歡這些沈悶的星座,卻又無法解釋的會吸引一票這些星座的好友。我們許多看法相近,和他們相處的那種沈重感卻讓我覺得呼吸困難,但是,偏偏我自己安靜的時候也完全就是那個樣子。不單很多人跟我說過,我自己也這麼覺得,我不說話的時候,根本就是個龜毛處女座。 至於水象,天蠍巨蟹雙魚,我舉白旗投降,對他們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尤其是雙魚,那麼濃重的浪漫,柔腸百轉,生命中充滿了斬不斷甩不脫的東西,對我簡直是讓夏目漱石的貓陷進去的那坨年糕。我承認我是太過黑白分明,不能體會魚兒們習於模糊不暴露自己的生活,像是把水弄濁了待在裡頭便覺安心。我總是不能控制的想逼著他們說清楚自己想什麼要什麼,弄到後來我耐性全失,魚兒也要哭要哭的覺得心靈受傷。我知道大部分的雙魚都是溫柔的可人兒,但我這種大剌剌的個性對雙方都是折磨,最怕的是魚兒突然幽幽說一句:「其實多久以前,你在什麼地方對我說過什麼話,那個時候,我覺得有點難過,又不好跟你講。」而我完全忘了這回事,這是恐怖中的恐怖。除非碰到出生圖有異的變種魚,否則我總覺得不如放他們在水裡游自己的,我還是在陸地上四處衝撞就好。 我傾向把星座當成是一種統計學,但也不否認裡面有催眠暗示的成分,也許哪天突然有人告訴我,我戶口報錯了,其實算起來我是巨蟹座,說不定我也會從巨蟹座的敘述中找出許多跟自己相似的部分,傻傻的恍然大悟:「啊,原來我會這麼想就是因為這個啊!」然後有意無意的照著星座指示重塑自己的個性,還覺得星座說得真準。這並不是不可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