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不是一定要

關於部落格
  • 78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教而殺

收到一封信,以前的同事,並不交心,但勉強算熱絡的朋友。信中她熱情依舊,但我還在考慮回不回,上封信是一年以前來的,我也沒有回。<p>問題就出在一年以前的那封信上。</p><p>本來我和朋友通信,都是有一搭沒一搭,一兩年聯絡一次都算頻繁了,也很安然的覺得,能在我這種外人看來算冷淡的方式中存留下來的,必然是彼此懂得的好友,因為我們並不需要那些形式化的聯絡。能理解這點,並且安心,知道兩人無論哪年哪月在地球上哪個角落不小心再見了面都會撲上去擁抱而且溫暖一如往昔,這樣的人,並不多。</p><p>她一年未必寫一封信,這頗合我的脾性。我以為,也許這又是一個難得一見的人。</p><p />
繼續閱讀

不要提孩子

我手上有一本育兒百科,是我們這對從來沒有養過小孩的菜鳥爸媽在產前一個月準備的。雖然明知網路無遠弗屆,絕大部分育兒的知識和經驗在網上都找得到,但我們是生在實體書和網路時代交界處的古早人,無論如何,手上有書捧著,沈甸甸的,心裡的踏實和安全感總是不同。<p>這本育兒百科厚達一千兩百頁。在第一百五十一頁,有個深色邊欄,主題是「和沒有孩子的朋友維持友誼」,裡面有一條是:盡量避免提到寶寶。</p><p>我完全可以理解。在還沒有媽媽的身份之前,我也是極度厭惡滿口媽媽經的人。</p><p />
繼續閱讀

miao生產Q&A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300" alt="照片 166ss.jpg"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m/miaochyi/6ce8bf53.jpg" width="400" align="left" border="0" /></div><b>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要生了?</b><p>多倫多時間六月廿九日凌晨三點,因為破水。其實一點半時已經發現滲漏,但是量不多,三點那時大爆發,心裡就有底了。</p><p><b>有什麼感覺?害怕嗎?還是緊張?</b></p><p>我不知道那時候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完全沒有情緒,也不怕,也不緊張,或者說像某些人相反的是興奮,覺得自己終於要跟孩子見面了之類的感覺,我也沒有。</p><p>硬要對生產這件事給一個情緒形容詞,應該是茫然吧。</p><p />
繼續閱讀
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要生了?

多倫多時間六月廿九日凌晨三點,因為破水。其實一點半時已經發現滲漏,但是量不多,三點那時大爆發,心裡就有底了。

有什麼感覺?害怕嗎?還是緊張?

我不知道那時候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完全沒有情緒,也不怕,也不緊張,或者說像某些人相反的是興奮,覺得自己終於要跟孩子見面了之類的感覺,我也沒有。

硬要對生產這件事給一個情緒形容詞,應該是茫然吧。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大肚子隨手記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294" alt="IMG_3159s.jpg"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m/miaochyi/89fbf5ee.jpg" width="220" align="left" border="0" /></div>你會開始重新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懷了孕之後。<p>每個安靜的,過去忽略的部位和器官一個個跳出來宣示自己的存在。乳房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敏感漲痛;再來是嗅覺,前所未有的盡責,像是要濾掉任何一個不夠純淨的空氣分子;不肯消化的胃,半夜唉唉喊著被壓迫的膀胱,支撐著小腹的酸疼的肌肉,你知道好不容易緩解了一個,後面還會有更多,腰,背,皮膚,等著抽筋的小腿,等著狂奔的心臟,等著飆高的血糖,一個個排著隊。</p><p>我幾乎要忘記半年多前的好日子了。醫生總是微笑著:「抽筋哪?正常的。」</p><p>懷孕前算病痛的種種症狀,現在什麼都是正常的。</p><p>我知道是正常的,所以也不常跟醫生講這些,大驚小怪,太丟臉。</p><p />
繼續閱讀
你會開始重新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懷了孕之後。

每個安靜的,過去忽略的部位和器官一個個跳出來宣示自己的存在。乳房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敏感漲痛;再來是嗅覺,前所未有的盡責,像是要濾掉任何一個不夠純淨的空氣分子;不肯消化的胃,半夜唉唉喊著被壓迫的膀胱,支撐著小腹的酸疼的肌肉,你知道好不容易緩解了一個,後面還會有更多,腰,背,皮膚,等著抽筋的小腿,等著狂奔的心臟,等著飆高的血糖,一個個排著隊。

我幾乎要忘記半年多前的好日子了。醫生總是微笑著:「抽筋哪?正常的。」

懷孕前算病痛的種種症狀,現在什麼都是正常的。

我知道是正常的,所以也不常跟醫生講這些,大驚小怪,太丟臉。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永遠是個孩子

我爹在電話那端笑著,我也笑,不肯讓聲音露出端倪。電話裡的話題其實是我不肯碰的,但我現在顯然已經沒有辦法讓這個話題簡單飄過去,爹問得緊,雖然語氣竭力保持輕鬆。<p>他的問題很簡單:我現在,生活到底怎麼樣?</p><p>兩三年來,我不願也不能提這個。我和喵公平淡地生活著,兩個相愛的人,努力在拮据的日子裡把自己過成精神上的富人,也許是唯一可自豪的部分。對父母,總是講過得很好。</p><p />
繼續閱讀

為什麼要生小孩?

其實我自己,一直也沒有強烈的想要孩子過,從來沒有。<p>也做過一陣子的調經治療,但與其說是因為想生,不如說是長年亂經實在太惱人,又被年紀威脅了。便想,那好吧,如果我能把月經問題解決,附帶多出一個小孩來,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好。</p><p>可是在心裡,我很怕小孩這種生物。</p><p />
繼續閱讀

第一次產檢

上次在家庭醫生那裡看心跳比較偏向確定診斷子宮內懷孕,這次轉到婦產科醫生這,該算是正式的第一次。<p>以前就一直在這個女醫生的診所看月經問題,對每次都要等待一個多小時的過程很熟悉也很討厭。尤其今天不知怎麼回事,孕婦特別多,走來走去的都是一個又一個的肚子。我看著那些沈重的負擔,龐大的臀部和浮腫的腳,心裡不禁毛起來,喃喃跟喵公說:「怎麼辦?現在RU486吃下去也來不及了…」</p><p>「搞不好小孩出生第一句話就是:『什麼是RU486?為什麼我在肚子裡一直聽到?』」喵公玩笑地說。的確我從懷孕到現在已經不知道唸過幾次,每次覺得自己快不行了就喊我要吃RU486。</p><p />
繼續閱讀

肚裡的房客

「知道身體裡面有另一個活物存在而竟不是一條蛔蟲,感覺真是蠻奇特的。」<p>走在陰冷潮濕的路上準備搭車回家時,我這麼對喵公說。</p><p>那時冬天剛到,多倫多還沒下雪。</p><p />
繼續閱讀

暴露狂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110" alt="exhibitionist.jpg"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m/miaochyi/fadd2363.jpg" width="150" align="left" border="0" /></div>那一年我們升高三,升學壓力很大但仍然努力維持各種課外活動的學校辦了一個環島旅行。預定要在台北過夜的那一天,在植物園附近的一個天橋上,遇見了一個暴露狂。<p>說精確點,那個中年男人並不是我遇見的,而是我同學。我記得那時似乎是我走快了,天橋快走完才發現她沒有跟上來,又回頭去找。十幾公尺外就看見她在跟一個面貌猥瑣半彎著腰的男人說話,一邊還不斷的在黑色西裝校服的口袋裡掏掏翻翻,很努力的在找什麼似的。</p><p>我直覺不對,過去瞄了一眼,扯了她就要走。那男人手掐著重要部位嘴裡似乎還在囉唆什麼,我沒聽清楚,我同學當下還遲疑,跟我說:「我只是找衛生紙給他,他跟我說他需要衛生紙。」</p><p />
繼續閱讀
那一年我們升高三,升學壓力很大但仍然努力維持各種課外活動的學校辦了一個環島旅行。預定要在台北過夜的那一天,在植物園附近的一個天橋上,遇見了一個暴露狂。

說精確點,那個中年男人並不是我遇見的,而是我同學。我記得那時似乎是我走快了,天橋快走完才發現她沒有跟上來,又回頭去找。十幾公尺外就看見她在跟一個面貌猥瑣半彎著腰的男人說話,一邊還不斷的在黑色西裝校服的口袋裡掏掏翻翻,很努力的在找什麼似的。

我直覺不對,過去瞄了一眼,扯了她就要走。那男人手掐著重要部位嘴裡似乎還在囉唆什麼,我沒聽清楚,我同學當下還遲疑,跟我說:「我只是找衛生紙給他,他跟我說他需要衛生紙。」

" meta-author="miaochyi"> 分享至facebook

拉鋸

渴望無所不至的直率,又覺得那樣的個性太粗糙。<p>羨慕別人記流水帳的自然不羈,又覺得文字嚴密多方考慮是必要的。</p><p>想做個化外之民,又無法忽略心底追求俗世成就的慾望。</p><p>想當謹慎言之有物的人,又想當三八。</p><p>羨慕別人溫暖易感,又希望清冷明晰不動情。</p><p>期待每句話都被正視,又希望自己說過或做過什麼最好都不要有人放在心上。</p><p />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